历史背景

  大公信用评级原理是在西方评级错误引发史无前例的全球信用危机背景下呈现给世界的。

  西方评级思想是导致全球信用危机的根源,人类社会安全发展需要新型评级理论和方法指导信用评级实践。生产与消费矛盾要求的信用扩张直接推动了以评级为媒介的信用关系社会化,使信用关系成为现代社会的经济基础,评级则通过体现其思想方法的信息影响着社会经济基础的稳固,在这一过程中,指导评级思想的理论基础具有决定性作用。信用关系社会化把人类带入了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信用风险社会化是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主要特征,有其特定的运动规律,发现并揭示这一规律的成果就是信用评级理论,唯有建立在这一理论基础之上的评级思想方法才能准确揭示信用风险,保证评级信息的可靠性。全球信用危机正是对通过错误评级导致国际信用体系动荡的西方评级思想的最好验证, 并宣告了这一思想的历史终结。对西方评级思想的研究表明,占据人类统治地位的西方评级思想缺乏评级理论支撑,没有体现揭示信用风险形成因素内在联系的本质要求,过度意识形态化,用一些相互割裂的指标衡量信用风险。西方评级思想的根本问题是, 没有体现信用风险形成的评级理论,导致其思想方法不能正确认识和解释信用风险,其提供的评级信息必然是错误的, 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信用关系最终会以危机的形式表现出来。评级理论——评级方法——评级信息——信用关系是信用经济社会经济基础客观存在的内在发展逻辑, 评级理论是人类经济社会安全发展之根本, 经过危机洗礼的人类社会正在期待一种新的评级理论及其思想方法的诞生。

  大公以探索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规律为使命,成为创建新型评级理论和思想的历史担当者。大公选择的民族品牌国际化发展道路就是通过把中国人在评级领域创造的智慧贡献给世界的方式使自己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评级机构。因此,原创评级理论,构建独有的评级思想竞争力,使这一理论和思想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成为大公崛起之路的必然选择和价值追求的原动力。大公二十多年的评级实践和研究成果为开辟当代评级前沿理论和思想奠定了坚实基础,使大公有能力成为人类评级历史新开局的理论和思想设计者。全球信用危机之后,国际社会对大公评级价值观的广泛认同把大公推上了国际评级历史舞台,大公的国际影响力为新型评级理论和思想的国际认知及应用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于是,历史选择了大公作为人类新型评级理论和思想的创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