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信用评级原理通过揭示信用风险形成客观规律所发现的评级规律奠定了其在世界评级发展史上的地位。

  第一,第一次找到了评级的历史方位。

  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是推动信用经济社会发展的两对矛盾,前者是信用经济顺周期的力量,后者是信用经济逆周期的力量,大公对信用经济发展规律的这一重大发现为独创信用评级原理奠定了理论基础。大公信用评级原理把回答债务人三个偿债能力问题,评判偿债能力安全度作为履行评级逆周期职责的方式,从而确定了评级通过阻止信用无度扩张,避免信用危机引发经济社会动荡的历史地位,第一次从理论上揭示了评级在人类信用经济社会进程中的历史方位。

  第二,第一次完整阐释了信用评级思想。

  大公信用评级原理以评价偿债能力为目标,描绘出从影响偿债能力要素到信用风险揭示成果的评级路线图,形成了一个完整清晰的评级思想体系,第一次系统呈现了信用评级的内在规律。

  第三,第一次创新了偏离度评级思想。

  大公信用评级原理坚持把财富创造能力作为偿还债务的根本性来源,认为一切偏离财富创造能力的偿债来源都具有不确定性,偏离越远风险越大。这一重大评级思想创新找到了阻止偏离财富创造能力滥用信用和发挥评级逆周期作用的途径,第一次确立了评级的正确方向。

  大公信用评级原理是人类对信用经济和评级发展规律的探索成果,它的诞生将产生以下三个方面的积极意义:

  第一,填补了世界评级理论空白,具有划时代意义。大公信用评级原理第一次全景展示了评级的方法理论,为改变西方错误评级思想对评级实践的长期束缚,引领评级步入正确发展轨道提供了强大的理论指导。

  第二,有利于评级作为信用经济逆周期力量的角色定位,具有现实意义。大公信用评级原理的普及应用必将推动一场国际性的评级标准变革,构筑起评级真正揭示信用风险的内在功力,用评级能力为信用经济发展注入正能量。

  第三,改变人们对评级的认识和理解,有益于正确评级理念的广泛应用,具有社会意义。大公信用评级原理提供了一种建立评级思维的方法,拥有独立评级思维的人们将会自如地识别和防范信用风险,原理引发的评级思想变革将产生更多有识之士参与评级实践的社会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