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对英国公投退欧的评论

发布时间:2016-06-28 10:39:00    点击:

  2016年6月23日(伦敦时间)英国就是否退欧举行全民公投,支持退欧者以51.9%的微弱优势胜出。鉴于英国持续存在的脱欧风险已经纳入大公对英国主权信用的评估,故这一风险事件不会引起对英国本、外主权信用级别A+和展望稳定的调整。但事件走向本身存在不确定性,且其对欧盟乃至全球主权信用风险将产生显著溢出效应,仍值得密切关注。

  大公认为,欧债危机持续发酵是英国公投退欧的深层次原因;对欧盟移民、中东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袭击的深切担忧则是脱欧派胜出的直接诱因。自2010年欧债危机以来,欧盟结构性改革缺乏和财政紧缩造成的内需不足使其经济低迷,债务高位攀升。2015年希腊再次爆发债务危机加剧了英国民众对欧盟经济前景和欧债危机外溢效应的担心。鉴于英国经济恢复好于欧盟整体使英国对欧盟预算贡献不断上升,加之在主权让渡方面与欧盟的长期分歧,英国国内疑欧派势力大幅上升,社会矛盾持续激化。在历次评级中,大公均关注到了这一风险因素。

  退欧进程启动后英国将面临新的政治不确定性。公投结束后,随着首相卡梅伦的辞职,英国有可能组成“退欧强硬派”主导的内阁政府推进退欧进程。由于保守党的内部分化、苏格兰和北爱尔兰表现的强烈留欧意愿,英国内部政治裂隙扩大。欧盟出于维护统一、抑制分离主义考虑很难在谈判中让步,因此英国与欧盟的退欧谈判将较为艰难。新政府若不能在谈判中争取到最大经济便利,采取有效措施降低经济不确定性、化解市场恐慌情绪,将有可能强化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脱英诉求,增加政治不稳定。不过,退欧将使英国获得更大政治自主权应对欧盟移民和难民问题,有助于缓解国内社会压力。

  英国短期经济增速虽因此有所放缓,但竞争优势和政策独立性可巩固其长期主权信用。由于英国提出退欧申请后还有至少两年的过渡期,退欧谈判程序启动尚不会对其出口贸易造成太大冲击。但由于退欧谈判涉及事项繁琐复杂,期间存在的高度不确定性将对英国金融、汇市的稳定性和市场信心造成冲击,并削弱外资吸引力,短期经济增速势必放缓。造成英国留与退两大阵营分化的内因在于金融业与实体经济脱节导致国内社会阶层分化加剧,金融服务业是英国留在欧盟的最大受益者,而制造业等产业受制明显。退欧虽可能造成部分欧盟金融业务分流出英国,但长期积累的资本实力和金融发展优势使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会受到明显削弱。退欧后英国在对外经贸合作中将具有更大的政策灵活性,有助于增加经济弹性,抵御欧盟主权信用风险持续发酵对本国的不利影响。

  英国退欧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将加剧欧盟和全球信用风险复杂性。就欧盟层面而言,鉴于经济低迷、财政持续紧缩和难民问题使欧盟成员国内部社会张力明显上升、成员国之间矛盾持续积累,英国退欧有可能进一步激发欧盟内部民族与民粹主义思潮,助长左翼和极右翼势力,从而加剧欧盟内部分化,增加其在一体化框架下推动结构性改革和财政巩固的难度。从全球视角来看,作为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英国公投退欧引发的高度不确定性将加剧全球股票、金融、外汇、大宗商品市场的波动性,拖慢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加剧全球信用风险演化的复杂性。

  大公将密切关注上述信用风险的变化,并适时调整相关国家和地区的信用评级及其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