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评论坛到G20 世界经济治理体系改革时代开启

发布时间:2016-09-22 10:45:00    点击:

  凛冬将至,全球经济增速减缓、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态势并未改变。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曾指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八年间,大规模增加债务并没有刺激世界经济增长,反而将世界置于随时可能爆发信用危机的风口浪尖。

  人类经济社会每每发展到这样一个历史阶段,都会出现爆发式的科技革命催生生产力的飞跃发展,然而时至今日,类似蒸汽机、互联网这样开创性的科技仍在萌芽,而产能急剧增长的压力却铺天盖地而来。根据凯恩斯主义的理论,需要不断扩大需求刺激经济增长,扩大政府开支,形成金融上的高负债,用新的投资方式和目标创造需求,这种高负债的状态在今天已经成为现实。而信用评级在这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这就是在世界信用评级集团与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共同举办的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专家徐洪才发出对于西方对中国评级客观性和科学性质疑的原因,美国是最大的债务国,但他的信用等级却比最大的债权国中国还高。西方评级对于信用评级本源的背离显露无疑。

  9月5日,G20峰会在中国杭州落幕,这场令世界关注的盛会被认为是避免重蹈经济危机覆辙、寻求安然度过经济发展乏力漫漫长夜的一次突破之旅。创新增长方式,促进贸易与投资,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这些共识让人们看到中国改革问题重重的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力量和决心。

  而在世界信用评级领域,同样有这样一股力量,其创发于古老东方的中国,以评级客观规律为依据,希望将错误评级思想笼罩下的世界经济迷雾驱散,使其重回健康发展的坦途。

  正本清源,这是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初衷之一。早在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成立之始,关建中就直指世界信用危机是西方发达国家运用国际储备货币发行权和评级话语权,长期超越自身财富创造能力,通过负债方式过度消费物质财富,使世界财富生产难以支撑这些国家的消费,这种全球范围内生产与消费的失衡最终表现为债权与债务的矛盾,并以信用危机的方式呈现出来。

  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是信用经济时代思想变革孕育的时代骄子,它肩负着人类社会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希望和使命。2016年世界信用评级论坛的成功举行,验证了它在经济和评级领域的国际舞台上成长到一个新的高度,并得到世界的认可。

  美国三大评级机构都拥有百年历史,西方评级思想根深蒂固,以其为基础构建的国际评级体系在世界经济治理环境中形成了积重难返的温室效应。为发达国家服务的、盲目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本质决定了持续升温几个世纪至今的现存国际评级体系已经无法从其内部进行自觉改变,外部变革也阻力重重。而这种升温不但酿成了世界信用危机的苦酒,在世界经济备受伤害之后仍然没有冷却。

  国际评级体系的改革迫在眉睫!当G20峰会向世界呼吁以更为开放的姿态去推动贸易和投资,促进包容性增长,打破不均衡的发展,用新兴市场创造更大的需求和空间,世界经济治理模式的改革时代呼之欲出。而世界信用评级论坛正是基于这样的出发点而被创造出来的。

  2015年,中国接任土耳其成为G20主席国,致力于国际货币体系和金融框架的改革;在同一年,世评集团与大公首创世界信用评级论坛,从信用评级的视角揭示和分析现存西方评级思想的错误,开启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改革之路,将双评级体系这样的成果贡献给全世界。

  双评级体系是一种改革者大智慧的产物,它诞生于公正、客观的初心,既非无病呻吟的作态,也不是均衡利益的妥协。世评集团难免被人与“三大”比较而被标签化,然而,关建中心目中的世评集团是一个不代表任何国家和集团利益的非主权国际评级机构,是人类社会共同利益的代表者。双评级体系是通过建立新型国际评级体系,形成新旧两个体系并存的世界评级新格局,在这样的基础上,市场将从对两种体系评级信息选择中受益的同时,双评级体系也成为制衡单一体系评级技术风险的强大力量。这是何等的格局和视野!

  凛冬将至,而温暖的希望之光犹在。当多年之后人们重新审视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重构轨迹,关于信用危机的讨论可能随着世界经济重回正轨而退热,但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构建者的名字终将镌刻于时代的丰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