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亿“黑色产业链”让我们情何以堪 ——社会诚信可依靠谁?

发布时间:2016-10-20 10:48:00    点击:

  今年8月,刚刚考上大学的山东女孩徐玉玉因电信诈骗被骗走了9000余元学费,郁结于心,伤心欲绝,最终导致心脏骤停,不幸离世。这一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迅速发酵,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9月23日,工信部、银监会、公安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犯罪的通告》,不仅要求商业银行严格落实“同一客户在同一商业银行开立借记卡原则上不得超过4张”的规定,还对电话实名制落实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此外,移动、联通、电信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在全国各地也陆续从10月份开始,对非实名登记的手机卡用户强制停止服务。

  电信诈骗加剧社会诚信危机

  电信诈骗就像污浊的空气,随意弥漫,从“猜猜我是谁”“你有法院传票”“我现在还你钱,把卡号发给我”,到助学贷款、医保卡,无所不用其极,各种手段、各种花样,让人防不胜防,更过分的是,电信诈骗还在不断“创新”,现在已经从“漫天撒网”式的盲目拨打和随机拨打,转变成了“私人订制”的精准诈骗。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指出,现在的电信诈骗已经形成一个大大的黑色产业链。有媒体报道,近年来,我国电信诈骗案件每年以20%—30%的速度增长。据统计,2015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立电信诈骗案件59万起,同比上升32.5%,电信诈骗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达222亿元。

  尽管电信诈骗已经让不少人受害,但很多人仍将各种电信诈骗案例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些人认为电信诈骗的受害者只是“别人的故事”,笃信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头上。不过,那些冷眼旁观电信诈骗案,甚至从受害者的遭遇中找到某种智力优越感的人,或许没有意识到电信诈骗乱象引发的“次生灾害”——加剧社会的不信任。

  如今,不少人只要看到陌生号码来电就很警惕,要么不接,要么挂断;“提到公检法的电话一律挂掉”等防骗指南,影响一些部门正常工作的开展;有人因为误把红十字会电话当成诈骗电话,错过了救人性命的机会……快递员电话被误认为是骚扰电话,北京一些单位因“5”字头电话联系工作备受困扰,外地人不敢接区号“010”的电话,等等。

  和“扶老人被讹”事件一样,电信诈骗又一次给我们敲响了“道德”警钟,使我们再次面临老人摔倒时生出“扶还是不扶”的尴尬,救助电话打来时犹豫“信还是不信”的窘迫,严重混淆了我们传统道德中所蕴含的善恶标准和是非标准,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可能处于无道德的状态,加剧社会的诚信危机。

  根除社会顽疾需要构建诚信体系

  近日,京华时报在采访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和通信行业观察家项立刚时,两位通信行业的专业人士均表示,实名制只是提高了电信诈骗的门槛,对治理电信诈骗起到了一定效果,但是要靠实名制完全遏制电信诈骗,是没法做到的。比如通过境外拨过来的电话或发送过来的短信,这都是没有办法通过实名制来解决的;即便是在境内,伪基站的电信诈骗也是实名制解决不了的。另外网络诈骗也是电信诈骗的一种,有的根本用不到手机或者电话、只需使用QQ或者微信联系,支付工具转账就实现了。电话并不是诈骗的根源和唯一方式,靠实名制也很难彻底解决这些问题。

  一个手机短信可能骗走数万元,一个诈骗电话可能将储户上百万元的存款席卷而空,巨大的利益驱动让一些不法分子宁愿冒坐牢的风险,也要去诈骗。据统计,2016年1至8月,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7.1万起,同比上升2.4倍;查处违法犯罪人员3.8万名,同比上升2.5倍;国家采取一系列专项整治行动,从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电信诈骗犯罪,但要彻底根除社会毒瘤,仅靠电信实名制还远远不够,治其根本还需要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逐步建立起社会信用管理系统,将个人和行业都纳入信用管理的矩阵中,完善体制机制,不断创新社会治理模式,使国家早日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彻底铲除违法失信现象滋生的土壤。

  “政府+机构” 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必然选择

  一直致力于研究中国信用问题的专家学者、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在今年9月份正式出版了关于中国信用理论的奠基之作《中国信用体系建设蓝图》,该书从理论基础、到信用体系建设的主体、体制机制,再到信用信息的建设和使用,全景描绘了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的线路图。

  书中指出:“信息不对称是中国进入信用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对支撑社会正常运行的信用秩序的最大破坏力量,这一现实国情提出了信用管理社会化的历史任务,就是通过社会信用管理组织体系,统计每一位社会成员的信用信息,联通全社会信用信息,解决信用信息的社会性不对称,重构社会信用秩序。”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首要任务是在全社会范围内构建一个管理所有社会成员信用信息的组织系统,这是一项宏大的社会工程,单靠政府的力量来完成,需要花费太长时间,太高的成本,而且不容易形成长效机制。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是巩固国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及提升执政能力的关键,政府作为责任主体,应积极发挥主导作用,做好相关制度设计和建设,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政治保障。由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对专业技术和科技含量要求极高,因此需要充分发挥信用信息专业机构服务主体的作用,构建以信用信息统计、分析、使用为核心内容的社会信用管理系统,满足社会信用管理的使用标准,最终形成“政府+信用信息专业服务机构”的模式。

  专业的信用信息服务机构要具有综合信用信息服务能力,信用信息服务绝非简单的原始信用信息提供,而是要按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全面要求,提供包括顶层设计、信用信息标准化、统计、分析、产品、交换、评级在内的所有技术及其应用平台服务。

  正在积极推动这项工作的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已经有了一套完备的理论和实践方法。最终需要形成以政府为主导,信用信息专业服务机构为载体,全社会成员参与共建的体制机制,也就是政府是责任主体,专业的信用信息服务机构是专业服务主体,社会成员是行为主体,三方共同推动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中国信用体系建设任重而道远,但《中国信用体系建设蓝图》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不久的将来,信用在社会管理中一定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最终让诚实守信常态化,让不诚信行为无处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