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进入2.0时代 信用评级成为资本互联互通加速器

发布时间:2017-04-19 12:20:20    点击:

  自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9月和10月先后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以来,全球资本、技术、劳动力等要素持续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汇聚。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一带一路战略已从最初的以搭建框架为主的 1.0阶段,快速进入以优化升级、项目加速落地为主的2.0阶段。截至目前,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响应支持一带一路战略,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同中国签署了合作协议。

  虽然当前国际经济形势错综复杂,逆全球化声浪甚嚣尘上,但与此同时,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的一带一路战略却备受关注,正在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据统计,一带一路涉及65个国家、7000万家企业、45亿人口、经济总量约为21万亿美元,在能源、港口、电力、交通、邮电、供水、城市开发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亟待汇集全球资本形成产业驱动力,助推区域经济发展、创造就业岗位、改善民生福祉。

  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 亟待引入信用评级

  有国外学者预测,未来40年人类基础设施投入将会超过过去4000年的投入总和,因为发达国家要进行基础设施升级换代,而发展中国家普遍面临着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困扰。未来10年内,仅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所需资金就预计高达8万亿美元。统计数据显示,当前中国各地方一带一路拟建、在建基础设施规模已经达到1.04万亿元,跨国投资规模约524亿美元。然而,单凭中国一己之力,很难满足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巨量资金需求,必须采取全球融资方式、创新融资模式。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和推进过程中,如果仅仅依靠各国政府的牵线搭桥和大型企业之间的合作,显然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需要全球中小微企业的广泛参入。但如何保证中小微企业在进行跨国合作时不会出现融资难以及不良债务的发生?这其中,信用评级就能发挥非常关键的指引作用。不仅如此,一带一路贯穿60多个国家,国家之间的市场成熟度不同,文化、经济、法律、政治和监管体系也存在诸多差异,甚至一些国家还存在政治不稳定或政府管治低效的情况,也迫切需要以信用经济为纽带,加强一带一路信用体系建设。

  针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存在的诸多现实痛点与难点,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董事长关建中表示,虽然目前全球市场流动性充裕,包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内的全球基础设施投资需求旺盛,但这些国家多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和融资能力相对较弱。此外,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优先领域的一带一路项目投融资具有规模大、周期长、信息不对称等特性,很多未完工的基础设施项目进入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过程中存在着一大障碍,即信用评级的缺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基础设施多为独立项目,项目本身没有经营历史,从项目建设期到形成现金流的运营期,整个过程中的风险很难进行判断和揭示。

  因此,各路资本若想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获得顺畅流通,迫切需要建立一套统一的评级标准,以衡量不同国家债务人的信用风险,把不同国家的债务人放进一带一路或全球评级矩阵中进行比较,确定其风险度的位置,实现评级信息无障碍流通。只有实现了评级信息的一致性、可比性与流动性,各国资本便可在评级的引领下,进入那些具有价值创造潜力的经济体、企业、机构或个人。

  创新信用评级方法 填补世界性评级空白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国际化信用评级机构,大公一直致力于围绕一带一路战略进行技术、产品创新与产业布局。早在2014年,大公就敏锐地预见到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基础设施领域存在着巨大的投融资需求,以及传统投融资模式无法满足新的需求且国际评级行业尚未建立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的基础设施项目评级方法的困境,为此,大公耗时两年,成功研制开发出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并于2016年4月进行了全球首发,填补了这一世界性评级空白。

  据了解,大公全球基础设施评级方法运用信用工程学方法对风险进行周密计算,一方面能够持续监测风险要素变动及变动对偿债能力的影响;另一方面在多样化风险变动的情景下,能够优选风险预测结果,为投资人提供更为及时准确的信用评级信息。正因为如此,在信用评级进入2.0时代的今天,运用大公全球基础设施信用评级方法,可以为投资者提供准确的评级信息以甄别有价值的基础设施项目,引导全球资本的有效配置,促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可持续发展。

  可以预见,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快速推进,一带一路信用体系建设必将迎来跨越式发展,并将有效规范一带一路市场经济秩序、防范经济风险的产生、降低交易成本,最大程度激发全球资本踊跃参与到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