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酒店业集中度风险上升 欧美亚各区酒店业发展差异突显

发布时间:2017-09-04 09:37:08    点击:

  随着酒店品牌化、集团化、全球化的发展,全球酒店业规模持续增长;行业内竞争加剧,收购兼并活动频繁,行业集中度持续攀升;欧美区域酒店业经营情况整体有所改善,其它区域酒店业经营略显疲弱;全球酒店业盈利能力有望在经济、旅游业发展带动下有所增强,流动性风险可控,信用风险有所下降。

  一、全球酒店业稳步发展,酒店数及客房数量均保持平稳增长;酒店业收入规模波动增长,集中度风险不断上升。

  全球酒店业稳步发展,酒店数量及客房数量均呈持续增长态势。截至2017年6月,全球酒店数量平稳增至175052家[1],其中北美、欧洲、亚太区分别有65961家、62829家和34004家,分别占比为37.7%、35.9%和19.4%;其它区域酒店数量较少,美洲中部和南美地区、中东和非洲地区分别有6132和6126家,占比均为3.5%。从增速情况来看,美洲中部及南美地区酒店家数环比增速明显高于其它地区(图1),波幅较其它地区亦尤为显著。全球酒店客房数量及变动情况与全球酒店数量及变化情况基本一致,亦呈持续增长态势。总的来看,全球酒店数量及客房数量增长稳定,有利于酒店业发展。

\

  全球酒店业收入规模波动增长,集中度不断上升。全球酒店业营业收入呈波动增长态势,2015年出现下滑[2]主因全球经济增速低缓、消费动力不足、酒店业竞争及兼并收购加剧等因素影响(图2)。上市酒店集团中,前二大酒店(万豪、希尔顿)营业收入占比[3]逐年上升,前十大营业收入占比2015年略有下降,但2016年恢复上涨态势。随着酒店全球化、数字化的不断发展,以及收购兼并的持续,预计未来全球酒店业巨头市场份额将持续提升,酒店业竞争持续激烈,集中度风险或持续上升。

\

  二、欧美地区酒店业经营大体呈现改善态势,个别国家经营承压;亚洲、中东地区酒店业发展动力不足,各国酒店经营差异突显。

  北美酒店业除巴西外,其它国家酒店业发展均有所改善。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各酒店经营指标均实现稳步缓慢上升,酒店业平稳发展或将持续。相较之下,巴西酒店因受经济、政治危机等负面影响,近年来经营承压,入住率、平均房价、单房收益[4]等酒店经营指标均持续下滑,中短期巴西酒店业经营或将持续承压,国际酒店连锁入驻巴西市场或将部分改善其酒店业发展。

  欧洲除土耳其酒店业明显承压外,其它国家酒店业近年来波动向好,酒店业经营总体微幅改善。土耳其受经济恶化、货币贬值、恐袭等影响,酒店业平均房价(图4)大幅下降,2017年上半年酒店入住率虽略高于2016年同期,但仍远低于2015年同期(图3),中短期经营压力犹存,运营风险上升。相较之下,欧洲大部分国家在经济复苏的带动下,酒店业得到明显发展。爱尔兰酒店业迎来资产并购活跃期,外国游客不断创新高,酒店业平均房价明显上涨。总的来看,在经济复苏、旅游业发展游客增多的带动下,欧洲酒店业经营状况有望持续改善。

  亚太区酒店业发展略显疲弱。中国酒店业发展缓慢,虽入住率小幅上升,但平均房价受市场竞争加剧等影响持续下降,单房收益近年来呈波动下行态势,酒店业发展动力不足。除日本外,大部分亚太国家酒店平均房价均呈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新加坡和韩国跌幅尤为显著(图4)。韩国酒店业发展至2014年达到阶段高峰后,近年来受MERS流感等因素影响,酒店业经营承压,平均房价、单房收益持续下降(图4,图5),加之与周边国家关系愈发紧张,2017年入住率亦大幅下跌(图3),对酒店业发展产生较大不利影响。新加坡酒店平均房价虽近年来持续下滑(图4),入住率亦微幅下降(图3),但鉴于其房价基数仍远高于其它国家(图4),酒店单房收益在全球各国酒店业中仍保持领先水平(图5)。总的来看,亚太区各国酒店业发展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风险犹存。中东地区阿联酋、南非、埃及等国受油价低迷、汇率波动等因素影响,酒店业经营大幅承压,其中阿联酋近年来平均房价显著下跌,运营风险上升。

\

 

\

 

\

  三、全球酒店业盈利能力有望改善,流动性风险可控,信用风险有所下降。

  全球酒店业盈利能力有望改善。欧洲、中东和非洲(以下简称“EMEA”)地区受经济、政治等因素影响盈利能力于2016年出现下滑,但仍高于其它区域,鉴于赴欧游客近年来持续增多,有望保障并提振盈利;亚太及其它地区受全球旅游结构调整、地缘动荡等因素影响,盈利能力略有下降;美洲区域随着经济的恢复、酒店收购兼并活动等因素影响,酒店业盈利能力总体有所上升,未来有望持续改善。总的来看,全球酒店业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政治经济环境趋稳等影响盈利能力有望改善。

\

  近年来全球酒店业流动性相较稳定,亚太区酒店业流动比率近年来虽有所下降,但仍高于全球其它区域,流动风险较小;EMEA和美洲区域酒店业流动性有改善趋势,流动性风险降低;其它地区因部分国家货币贬值等因素影响,流动比率明显下降,流动性风险上升。但总体来看,全球酒店业流动性风险可控。

\

  全球酒店业债务风险可控。美洲区域酒店业债务资本率近年来虽持续下降,但仍高于其它区域,主因部分酒店集团(如万豪、精品国际酒店[5]等)较高的债务资本率所致。总的来看,全球酒店业债务偿还能力有所改善,信用风险可控。(大公研究院金融研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