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危机十年 大公从未停步

发布时间:2017-09-26 09:19:58    点击:

  从2007年美国次级房贷巨头新世纪金融破产算起,爆发于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迄今已逾十年,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多次强调,这场发端于次级抵押债券违约而酿成的世界性金融灾难的本质是信用危机,并在其信用经济理论著作《信用思想选集》中对信用危机的本质、产生根源和危机台前幕后的推手都做了十分详尽和专业独到的解析。关建中直指以美国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为代表的西方信用评级体系对危机的爆发和蔓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西方信用评级思想的趋利性和意识形态化特点致使现存国际评级体系深受影响,已经不能履行揭示信用风险的责任,改革迫在眉睫。

  今年8月,美国政府开始讨论依据《美国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展开调查,考虑对不公平贸易实施制裁。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依照其“美国优先”的政治诉求挑动一场对中国的贸易战,背后深层次的目的甚或不仅是在贸易层面对逆差国采取明显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强硬措施,更是意在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全球化布局的延滞。意识形态和利益驱使下挑动贸易战,美国的举动不仅会将增速已现停滞的世界经济重新拉入泥潭,更会严重打击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的发展,继而造成连锁反应,拖垮全球市场。9月份的全球金融市场将要面对一场发端于美国的巨大震荡,这与特氏美国的国家治理和金融政策紧密关联。美国政府的动荡和政策倾向将会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9月美国国会面临债务上限调整重要议题,如果美国无法及时上调政府债务上限,美债违约政府停摆的境地在所难免,这也是特朗普一直在税改等问题上角力的根源所在。同时,9月也是美联储加息缩表计划的既定时期,结合三大评级机构近期对可能调整美国主权评级的警告,美联储与华尔街势力的态度也令人玩味。

  和2008年雷曼兄弟引发的蝴蝶效应一样,今天世界经济再一次面临美国在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层面的道路抉择。尽管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为了加强对金融风险的管控,美经济学界提出并施行了多德-弗兰克法案等一系列举措,然而这场针对非银行金融机构打造约束框架及其延展而生的对美国金融市场和危机处理路径的改革,终究是对美国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及其背后根深蒂固的经济学思想妥协的产物。三大评级机构在2008年危机前后推波助澜地改变评级结果同样背离了信用评级揭示风险的本质,这就不难理解特朗普始终坚持修订甚至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初衷。

  无论是朝鲜核试还是德州雨灾,都不及金融政策的暗潮涌动对美国甚至世界经济未来的影响巨大。一着不慎就会对美国国内经济活动造成冲击,就业、股票、债市、汇率的震荡接踵而至,国内危机将转化为全球性的经济灾难,破坏程度将远胜2008年,国际信用关系的严重破裂将难以修复。月初穆迪和惠誉对美债违约的警告更像是一种无形之力的施压,也正是三大评级机构持续向市场提供错误评级信息才导致了2008信用危机的爆发。西方评级机构所构建的国际评级体系有着鲜明的维护其背后利益集团的评级立场,严重的政治化和意识形态化扭曲了评级信息,依靠无从监管的信用资源分配将利益输送给债务国,导致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失衡。在深刻意识到不可能依靠改造现存国际评级体系使其承担相应的评级责任之后,大公毅然提出创建新型国际评级体系的倡议,并着手创立世界信用评级集团,构建新型的国家评级标准,改革国际评级体系,以双评级制度对国际评级体系的模式予以创新,展现出新兴国际评级机构公正、客观、专业的评级智慧与担当。

  国际知名投资大亨罗杰斯就曾预言,金融危机的前兆已现,今明两年内随时可能爆发,美国挑动贸易战与穆迪降级中国主权信用等级以及美联频繁动作的时间点如此巧合,不难让人们联想到美国三大评级机构的惯用手法,新一轮信用危机的序幕或将就此开启。避免重蹈2008年金融危机的覆辙是大公一直以来的努力方向,这条求索之路充满开拓者的艰辛和创新者的智慧,从提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观点,到推广双评级制度,从创建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到出访海外机倡议合作,为实现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的追求与梦想,大公从未停止向前的步伐。(文/佟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