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背后的经济学逻辑——逆向选择下信用缺失的结果

发布时间:2017-10-30 10:46:16    点击:

  2017年以来现金贷发展迅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达到了万亿的市场规模。本文通过对现金贷的发展背景及背后的经济学逻辑进行分析,指出现金贷业务在信用风险控制上存在缺陷,认为只有完善信用体系和信用法规建设才能促进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

  一、现金贷的发展背景

  近年来,金融创新的表现形式日益丰富,第三方支付、股权众筹,P2P等多种业态相继出现,并呈快速发展趋势。2014~2016年,第三方支付规模从140,729亿元迅速增加到584,584亿元,呈现井喷式增长;同期,P2P成交量从2,528亿元增加到20,639亿元,截至2017年9月末,当年P2P成交量已达21,338.03亿元,超过2016年全年的成交额,平台数量也从2014年1月的657家增加到2017年9月的2,004家,P2P成交量和网贷平台数量均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2015年下半年,作为新兴互联网金融业态之一的现金贷业务悄然而生,现金贷概念引自国外,一般具有金额低、利率高、期限短、门槛低的特征,以线上放款方式为主,资金的来源一般是自有或通过机构合作等渠道获得,由于其可以满足很多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覆盖到群体的借款需求,规模得到迅速发展。2017年,现金贷规模接近万亿元,并且中国几家现金贷公司先后去美国和香港上市,现金贷业务快速发展的规模、畸高的利率以及现金贷公司上市后惊人的市值都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其风险和道德的热议。据网贷天眼统计,现金贷资金端的贷款人主体较为多样,既有阿里借呗和微粒贷等由一线互联网公司设立的大平台,也有国资和风投参与设立的其他平台公司,而资产端的借款人一般年龄在25~35岁之间,以刚踏入社会不久,由于资质较差无法从传统金融机构获得贷款的低收入群体为主,偿债能力一般较差。

  二、现金贷背后的经济学逻辑

  现金贷畸高的借款利率,是现金贷备受质疑最主要的原因。从经济学的角度看,高利率是信息不对称情况下逆向选择的结果。逆向选择理论是1970年由乔治 阿克劳夫在《柠檬市场:质量不确定性和市场机制》论文中提出,借鉴该理论可知,在充满不对称信息的小额借贷市场里,由于众多借款人真实的信用水平无法被贷款人识别,进而贷款人只愿意以一个较高的贷款利率进行资金出借,而高信用水平的借款人会退出市场,市场中只剩下低信用水平的借款人,使违约率进一步提高,加剧了贷款利率的上涨,即信用缺失最终造成了贷款成本和违约率循环攀升的恶果。

  建立声誉机制可以避免逆向选择现象的发生。声誉机制理论是1982年由克瑞普斯、米尔格罗姆、罗伯茨和威尔逊通过KMRW模型证实,讨论了在不完全的市场信息下各方参与者进行多次博弈,每一个参与者即使短期的欺骗行为可以为当期带来更大的利润,由于考虑到自己的长期利益,也会建立形象和维护声誉,避免当期的欺骗行为在以后给自己带来损失,从而获得总利润的最大化。试想在小额借贷市场中如果可以建立信用的大数据系统,为贷款人提供每一个借款人较为充分的信用信息,就可以避免高信用水平借款人的流失,从而抑制畸高利率和高违约率同时出现的恶果。

  三、现金贷市场面临的问题及相关政策

  目前,现金贷业务主要面临三大问题。一是利率畸高,部分现金贷公司的贷款利率明显高出我国民间合法利率范围,通过市场调研发现,部分中小平台贷款利率高达200%~500%;二是催债手段恶劣,借贷人逾期后往往被平台公司收取高额罚金,或被迫在平台“借新还旧”“利滚利”等,高额的利息最后把借款人逼上绝路;三是恶意借贷,部分现金贷公司以诱骗消费为引子,吸引涉世未深、无充足经济来源的大学生等低收入群体进行借贷消费,导致其因为与其经济能力不匹配的消费而深陷现金贷的泥潭。四是伪造骗贷,有些信用较差的借款人通过伪造身份证件等手段骗取贷款,并故意不还,造成现金贷公司较高的坏账率,阻碍了该行业的发展。

  由于现金贷业务主要面对消费能力超过偿债能力的低收入群体,信用体系的不完善又无法甄别信用差的借款人,往往导致了现金贷公司坏账频发,甚至跑路、倒闭的结果。因此,今年4月份,银监会也印发的《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包括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严格执行民间借贷利率,不得暴力催收等,进一步规范现金贷的运营环境,防范潜在风险。

  四、加强现金贷领域的信用机制建设和法律监管

  综上所述,阻碍现金贷业务发展的根本原因还是信用风险控制及管理机制的缺失。笔者认为可以通过趣店的案例得到一些启示,进而为促进现金贷业务的健康发展提出一些建议。趣店的招股书披露,公司是通过支付宝的开放平台获取客源,并且对600以上芝麻信用分的借款人才可以放贷,由于这部分人原本的信用就比较好,所以逾期率才会远低于行业水平,蚂蚁金服为趣店提供的强大的信用数据支持才是其避免风险、取得盈利的关键,试想如果没有甄别借款人信用水平的数据支持,又缺乏传统金融中介对借款人进行实地调研的机会,在信息不对称的借贷市场中,现金贷公司累积的风险迟早会爆发。因此建立和完善信用制度和法律法规,才能保障借贷双方的权益,促进行业发展。

  在信用机制建设方面,一是建设信息共享机制,实现借款人信息在不同平台间的共享,解决多头借款、欺诈等问题,建立黑名单,实施失信惩戒制度。二是通过行业论坛、媒体发声、专家解读等多种方式,培养信用意识,提升社会全体人员对信用的重视水平。在法律监管方面,一是要求利率阳光化,可要求在显著位置披露各种费用,并统一贷款利率口径。二是限制借款额度上限,可要求对借款人进行还款能力测试,将其负债总额度控制在收入的一定比例内。三是立法规范催收,通过对催收行为的具体约束,保护借款人的生命健康、人格尊严等基本法律权利。只有建立和完善信用制度并借助法律的约束力不给失信者有可乘之机,才能真正营造出和谐的信用环境,促进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健康发展。(文/刘健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