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丹东港MTN001”违约点评

发布时间:2017-11-03 12:17:33    点击:

  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丹东港集团”或“公司”)于2017年10月30日发布公告称,由于有息债务负担重,短期支付压力较大,公司未能按期足额兑付“14丹东港MTN001”,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后续公司正积极筹措偿债本金,争取尽早完成兑付。

  某评级机构于2010年8月首次评定丹东港集团主体信用级别AA-,评级展望稳定。2011年11月,该评级机构将丹东港集团评级展望调整为正面;次年5月,上调公司主体信用级别至AA,评级展望稳定。2017年6月,该评级机构调整公司评级展望至负面,主体信用级别维持AA。2017年10月30日,该评级机构发布公告,将公司主体和债项信用级别均由AA下调至C。

\

  “14丹东港MTN001”违约传导机制如图1所示,丹东港集团盈利状况较好,EBIT利息保障倍数和经营性净现金流利息保障倍数均大于1,可覆盖公司利息支出,从实际情况来看亦如此,丹东港集团按时划拨“14丹东港MTN001”应付利息。但实际控制人风险、大规模投资引发的债务加重及债务集中兑付导致公司无法按时偿还本金,引发违约。具体而言,作为我国港口行业唯一的民营企业,丹东港集团的违约主要由于以下原因:

  一、区域竞争激烈,公司项目投资激进

  辽宁省沿海港口以大连港和营口港为主,丹东港在辽宁港口中排名第三位。辽宁省港口密集,彼此距离近,腹地重叠,除大连港外其他港口间竞争激烈。丹东港主要辐射区域为辽宁省,延伸至东北东部地区,近年来受经济下行、产业结构单一、经济财政数据整改等影响,东北三省经济增速缓慢甚至出现负增长,其中直接经济腹地丹东市经济下滑明显,各项经济指标大幅下降。

  区域环境不景气及外部竞争的激烈使得公司外部发展空间有限,在此情况下,公司工程建设持续维持较大规模投资。截至2017 年3月末,公司主要在建项目21 个,合计概算投资额203.32 亿元,包括围海造地、泊位扩建等项目。对比同样处于辽宁省内的大连港及营口港,丹东港在工程建设方面的投资远超过营口港,投资策略较为激进。从货物吞吐量上看,大连港及营口港2016年货物吞吐量均超过3.5亿吨,丹东港则为1.58亿吨。而在项目投资方面,大连港主要在建项目总投资385.91亿元(2016年末),营口港主要在建项目合计总投资额仅为56.05亿元(2017年3月末)。

  二、公司资产流动性紧张,资产变现能力很弱

  公司资产以非流动资产为主,流动资产占比不超过20%,且其中以项目工程形成的预付款项、应收财政和关联方的其他应收款为主。除此之外,2017年6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中因作为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而受限的货币资金为14.41亿元,占同期货币资金的95%,非受限货币资金不足1亿元。公司非流动资产以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为主,在建工程在总资产中的占比高达42.73%,包括围海前期、围海造地、丹东港区道路工程等诸多建设周期较长的基础设施项目。公司资产流动性紧张,资产变现能力很弱。根据公司2016年审计报告,公司通过抵押取得的银行贷款为185.86亿元,据此推算,公司未来可用于融资抵押的资产有限。

  三、实际控制人风险仍是民营企业最不可忽视的风险

  丹东港集团作为民营企业,实际控制人风险不可忽视。实际控制人对企业的经营决策和融资能力影响很大,从债券市场的历史违约情况来看,“15亚邦CP01”的违约便是因为实际控制人许小初被“协助调查”触发银行抽贷,使得银行融资渠道受限,成为整个违约事件的导火索。“13雨润MTN1”和“15雨润CP001”的违约也是由于实际控制人祝义财被检察机关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对雨润集团融资能力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13华通路桥CP001”险些违约是由于实际控制人王国瑞涉嫌违法导致。丹东港集团实际控制人涉及腐败及高管人员变动影响公司经营及外部偿债支持。2016年9月,丹东港集团实际控制人王文良因涉及辽宁拉票贿选案,被取消人大代表资格。2016年公司高管尚德新和刘士群分别辞去执行总裁和副总裁职务,2017年8月,公司法人由王文良变更为黄梅雨。从后续情况来看,公司融资受限及银行授信的无法兑现可能均受此影响。

  四、公司融资受限,债券集中兑付叠加“14丹东港MTN001”的提前偿付压垮了违约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年6月末,公司有息债务为371.12亿元,较2016年末大幅增长,其中一年以内的有息债务为170.92亿元,占全部有息债务的46.05%,短期集中兑付压力加重。对比公司2016年末和2017年6月末的偿债来源,可发现2016年披露的偿债来源主要为债券融资,而在2017年半年报中,由于公司直接融资渠道受限,披露的偿债来源中不再有债券融资,而改为银行借款为主,同时金额大幅下降。2017年1~10月,公司未进行债券融资活动。截至2017年6月末,公司授信额度仍剩余136.19亿元,但公司仍无力偿还债务。2017年上半年,公司债务增长以银行借款为主,从6月到9月,银行借款不再增加且略有减少,而长期应付款增长明显,推测为公司以融资租赁或其他融资方式取得的借款,从直接融资渠道的封闭到银行融资受限再到融资租赁等高成本的融资方式,可以看出公司流动性问题和债务压力已经非常突出。

  公司已发行债券中,10月有两只债券到期兑付,分别为10月24日到期的15亿元“14丹东港PPN004”,10月27日到期的5.6亿元“16丹东港”。本次违约的“14丹东港MTN001”,尽管丹东港集团将票面利率上调164个基点,但仍无法阻止投资人的一致回售而触发提前偿还条款,使得公司在短短一周之内,仅债券方面就需偿还30.6亿元,加剧公司的债务爆发,最终引发违约。

  综上所述,腹地经济的持续低迷加之区域内竞争激烈,公司发展激进,大规模的投资使得债务大幅增加的同时,资产流动性趋紧,受实际控制人贿选事件影响,外部融资受限,债务的集中到期兑付叠加“14丹东港MTN001”的提前偿付,最终引发了“14丹东港MTN001”的违约。丹东港集团违约事件再次敲响警钟,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实际控制人风险及公司治理与战略仍是关注要点。(文/公用部港口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