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紧货币政策时代来临 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亟需警惕

发布时间:2017-12-14 16:35:32    点击:

  2017年12月14日,美联储启动2017年第三次加息,加息幅度25个基点,美国正在加快货币政策正常化。预计2018年还将有三次加息,结合逐步提速的美联储缩表进程,十年来最紧货币政策时代已经来临。回顾过去一百年间,美联储缩表六次均带来新兴市场金融震荡、经济和债务危机。虽然2017年新兴市场国家汇市、股市并未出现大幅动荡,但随着2018 年美联储货币正常化提速,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一、美联储历次缩表均掀起新兴市场国家大型危机,高外债水平、经济环境恶化和强势美元共建危机爆发的导火索

  历次美联储缩表均伴随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和债务危机。回顾过去20年,美联储缩表曾制造南美经济危机、九十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和二十一世纪初南美债务危机等三次新兴市场大型经济危机(见图1)。这三场经济危机国际背景和国内经济特征高度相似,一是危机前夕积累高额外债,美联储缩表导致的全球融资成本上升使其面临极大偿债压力;二是经济多为出口导向型,全球经济受挫恶化经常项目,削弱了外部账户的稳定性;三是随缩表而来的美元走强与对外贸易疲软掀起新兴市场国家一轮货币大贬值,大幅资本外流及抛售外汇储备稳定汇市措施使央行外汇储备不断缩水,导致国家货币危机,并进而引爆新兴市场国家债务危机。

\

  二、美联储此轮缩表进程缓慢,货币供应收缩过程相对谨慎,为新兴市场国家提供一定缓冲时间

  美联储自2015年12月正式启动加息进程,2017年9月开启缩表进程,并加息三次,2017年货币政策正常化虽有加快,但总体进程较前几次相对缓慢。且此次美联储缩表将采取到期不续投的被动缩表模式,即美联储不主动抛售资产而是被动的让资产负债表缩小,这在美国经济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对市场影响较小,为新兴市场国家提供一定的风险缓冲。不过,考虑到未来一年内美联储将每三个月调整一次额度,直到1年后每个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200亿美元MBS,预计五年时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将出现大幅下滑(见图2)。2018年,预计美联储还将有三次加息,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中值预计将上升至2.1%,结合缩表进程逐渐加速,美联储紧缩的货币政策对国际金融市场资本流动性的收缩影响将会加剧。

\

  三、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基础脆弱,拉美、中亚等地区部分国家债务风险仍需关注。

  币值方面,英国央行、欧央行和加拿大央行相继释放鹰派言论将抑制美元指数回弹空间,朝鲜、俄罗斯问题继续渲染特朗普政府外交悲观情绪,打压美元回弹动力。短期内,美元回弹幅度有限,将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一定债务及经济调整的空间。

  但经济基础脆弱和外债风险积累使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信用风险需持续关注。经济方面,新兴市场国家中初级资源出口国家众多,近年来反经济全球化倾向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使得欧美经济复苏利好向新兴市场国家的传导受阻,出口型国家面临调整本国出口结构和经济增长动力转向内需的压力。加之美国页岩油产量反弹,2018年大宗商品价格不存在大幅增长的基础,以能源和初级矿产资源为主的资源出口国经济持续承压。以此同时,此轮缩表前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在欧美量化宽松政策期间外债规模激增,对外账户脆弱性凸显,积累了不同程度外债风险。

  具体区域和国家来看,高外债及贸易保护主义带来的潜在经济风险使得中亚、拉美等地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上升。其中,蒙古、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经济仰赖油气和矿产出口,且长期依靠举借外债发展本国经济使其外债负担沉重,总外债负担率高达232.7%和98.9%。蒙古方面,蒙古虽通过大量外部援助避免债务违约,但出口下滑和进口增加导致经常项目逆差扩大,预计2018年短期外债与国际储备之比将达到108.6%,外汇储备严重不足。未来随着美联储缩表,图格里克存在进一步资本外流压力,沉重的外债负担将使得蒙古外债风险高企。哈萨克斯坦方面,欧美经济复苏利好受贸易保护主义影响传导不畅,中国经济转型、俄罗斯经济波动造成哈萨克斯坦出口增长幅度有限,加之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使其外部账户脆弱,坚戈仍有贬值压力, 2018年其短期外债占国际储备比重预计将达到36.1%,外汇储备与国家基金将继续消耗,外债偿付风险持续上行。拉美方面,继2014年阿根廷外债违约、2015年起巴西经济衰退,2017年11月委内瑞拉宣布将重组外债,短期内美联储加息将使拉美国家仍面临较大的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压力,国家债务风险高居不下。(文/王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