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贷款问题突出加剧欧洲银行业风险

发布时间:2017-12-25 11:24:59    点击:

  随着欧洲银行业逐步处置和剥离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逐年下降,但较全球银行业仍居高位,不良贷款处置仍面临较大风险压力。

  一、欧洲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仍居全球银行业高位,且国别差异巨大。

  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后,欧洲银行业贷款质量严重恶化,银行业不良贷款率由2008年的2.77%一度攀升至2012年的历史高位(图1)。2012年后,受经济回暖、欧洲银行业逐步处置和剥离不良贷款影响,欧洲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小幅下降,但仍显著高于美国和中国(均低于2%),处历史高位。

\

  同时,不同国家不良贷款率情况差异显著。欧洲核心国家(英国、法国、德国)、北欧国家银行业不良贷款率维持低位,资产质量风险较小。得益于经济稳健复苏,欧洲核心国家、西欧国家(除爱尔兰)和北欧国家(瑞典、芬兰)2017年第二季度的不良贷款率均低于欧洲银行业平均水平(图2),且呈不断改善的趋势。而爱尔兰、南欧的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希腊(合称“欧猪五国”)的不良贷款率虽有所降低,但仍高于欧洲平均水平。其中希腊银行业不良贷款规模占该国银行业总资产近三分之一。

\

  二、欧洲银行业不良贷款产生原因繁杂,监管及银行自身治理缺陷阻碍不良贷款的及时处置。

  欧洲银行业不良贷款产生原因繁杂。整体而言,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重创欧洲经济,市场需求低迷使借款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甚至面临破产风险,家庭债务高企与收入增长缓慢使居民消费与还贷能力萎缩,欧洲银行业贷款质量整体严重恶化。就各国而言,冰岛、爱尔兰受房地产市场崩溃产生大量不良贷款,个人不良贷款规模也随之推高,随着经济企稳、房价回升,不良贷款情况好转;南欧国家如意大利、西班牙受金融危机影响,非金融企业产生大量不良贷款,由于企业破产清算法律不完备导致相关贷款追偿司法程序繁冗,拉长企业再融资周期,加大不良贷款的剥离和处置压力,最终影响不良贷款的清理进度;另外希腊、意大利经济发展呆滞、危机后复苏乏力影响企业偿还贷款的能力,主权债务高企限制政府对于银行的救助,不良贷款问题仍然突出。

  监管及银行自身的治理缺陷阻碍了不良贷款的及时处置。监管方面,欧洲银行业在监管制度激励下积极处置不良贷款,但处置进程仍显缓慢,政策最终见效尚需时日。欧债危机以来欧洲银行业监管明显加强,但不良贷款处置进程仍显缓慢,不良贷款处置阻力仍然较大。2015年生效的《银行复苏与清算法案》更限制了政府无条件救助银行的行为。另一方面,由于欧洲个别国家债务追偿法律不完备以及银行自身内部治理结构缺陷,债务清算低效率,通过清算和出售抵质押品以偿还贷款经常陷入长周期的繁冗流程,同时抵质押品的强行处置进一步降低市场活跃性,最终不利于抵质押品的价值估量。不良贷款的快速清算受到阻碍,不良贷款长期挂账。

  大公对比全球主要国家的三十家核心银行2011年至2016年不良贷款情况,发现在全球各主要银行中,欧洲地区的银行不良贷款率明显高于全球其他区域,以希腊国家银行最为明显(图3),该银行2016年不良贷款率较2011年呈上升趋势,不良率仍处于选取样本银行中最高位置;得益于经济复苏拉动,丹麦丹斯克银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和齐昂银行五年内不良率有明显改善;其余各家银行不良率保持平稳态势。

\

  三、随着存量不良贷款在资产组合中停留时间增加,欧洲银行盈利能力与稳定性均将持续受到负面影响。

  为处置不良贷款与应对不良贷款风险,欧洲银行业需增加人力、法务成本开支以及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直接导致经营成本增加与盈利空间缩减,一定程度上也影响银行资本占用,从而影响新业务拓展。其次,部分银行为延缓不良贷款生成,降低账面不良贷款率,被迫发放风险更高的循环贷款替代原贷款以掩饰账面不良贷款生成,加剧了银行业潜在信用风险。同时,欧洲银行业不良贷款拨备普遍较低,2017年第二季度,欧洲银行业拨备覆盖率仅为44.7%,拨备不足直接导致风险抵补能力较弱,不利于缓释行业信用风险。

  虽然当前欧洲经济持续复苏有助于提高企业盈利与居民收入,帮助银行修复资产、清理不良,然而面对巨额存量不良贷款以及错综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欧洲银行业在不良贷款处置上仍面临较大困扰。短期内,欧洲经济复苏对存量巨额不良贷款的显著改善尚需时日,贷款质量问题仍将是影响未来欧洲银行业信用风险的重要因素。(文/李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