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连发三文 同业、委贷、股权管理持续加强

发布时间:2018-01-15 09:22:00    点击:

  2018年1月5日和6日,银监会连发三文,《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征求意见稿》)、《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文简称《股权暂行办法》)和《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下文简称《委贷办法》)陆续推出。本文将侧重对《征求意见稿》中的同业规定进行政策解读,并对风险暴露分类及可简化测算处进行技术总结,其次对《股权暂行办法》和《委贷办法》进行要点归纳。

  一、《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2018年1月5日)的出台进一步加大银行同业监管力度,监管标准不断与国际接轨。

  《征求意见稿》中详细介绍了如何对商业银行各类风险暴露进行识别、测量、管理和风险缓释,其中对同业的限额要求预估短期或对银行同业业务将造成较大影响,对银行内部风险管理的量化要求进一步提高,预估将对银行造成一定技术提升压力。但中长期来看将有利于规范银行业务活动,降低银行业务风险,监管标准亦不断与国际接轨。

  (一)《征求意见稿》对银行同业的监管要求进一步加强,要求同业客户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25%,且设置三年过渡期。

  《征求意见稿》分别对非同业单一客户、非同业关联客户、同业单一客户和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提出限额要求。其中对非同业单一客户要求与现行监管一致(不超15%),对非同业关联客户要求(不超20%)较现行监管要求(不超15%)更为宽松,但对同业的限额规定(25%)将对银行造成较大影响。

  《征求意见稿》规定“商业银行对同业单一客户或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此规定虽与国际监管要求一致,但目前中国多数银行的业务结构中同业占比仍较高,不超25%的标准难以立即实现。对此,银监会设立了三年过渡期,以督促目前未达标的银行加快调整业务结构和分散同业资产,降低国内银行同业风险的同时力求监管标准进一步与国际接轨。

  (二)《征求意见稿》对如何进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提出了详尽具体的量化说明,包括如何识别、计量与控制不同类型的风险暴露,以及如何使用风险缓释工具降低风险暴露等。

  下面对各类风险暴露及部分可简化的风险暴露测算方式进行简要概括:

  1、一般风险暴露,因各项贷款、投资债券、存放同业、拆放同业、买入返售资产等表内授信而形成。

  2、特定风险暴露,主要由投资资产管理产品或资产证券化产品而形成。

  《征求意见稿》中提出了对特定风险暴露测算的简化方式:商业银行可将所有资产管理产品和资产证券化产品视为一个匿名客户,但前提要求其余额合计小于一级资本净额的5%。

  3、交易账簿风险暴露,因债券、股票及其衍生工具交易而形成。

  此类风险暴露计算将按照《资本办法》的规定转换为相关信用参考实体的本金头寸,并按照市场价值计算其风险暴露。

  《征求意见稿》亦提出可简化的地方:多空头寸的抵消,但不同账簿(即银行账簿与交易账簿)的多空头寸不得抵消。

  4、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暴露,因场外衍生工具、证券融资交易而形成。

  《征求意见稿》中对此类风险暴露的简化方式:场外衍生工具账面价值合计小于总资产0.5%且名义本金合计小于总资产10%的,可以不计算交易对手信用风险暴露。

  5、潜在风险暴露,因担保、承诺等表外项目而形成。

  6、其他风险暴露,指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除上述风险暴露外,信用风险仍由商业银行承担的风险暴露。

  (三)《征求意见稿》中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提出更为严格的要求;对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作为明确范围规定。

  1、对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间的风险暴露提出更严格要求。

  《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间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15%。商业银行被认定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后,与其他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之间的风险暴露应在12个月内达到上述监管要求”。此规定相较一般商业银行间25%的规定更为严格。

  2、明确可用于信用风险缓释的工具,其中部分债券需达到一定信用级别。

  《征求意见稿》中对可用于信用风险缓释的工具“合格质物及合格保证”范围提出明确范围界定,其中部分工具还需达到一定信用级别要求,如“评级为BBB-(含BBB-)以上国家或地区政府和中央银行发行的债券(合格质物、合格保证均适用)”、“注册地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评级在A-(含A-)以上的境外商业银行和公共部门实体发行的债券、票据和承兑的汇票(仅合格质物适用)”、“注册地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评级在A-(含A-)以上的境外商业银行和公共部门实体(仅合适保证适用)”。

  二、《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2018年1月5日)将监管重点聚焦主要股东,严防滥用权利、掏空银行等行为。

  《股权暂行办法》提出了“分类管理、资质优良、关系清晰、权责明确、公开透明”的二十字原则。具体来看有九大要求:

  一是要求主要股东书面承诺遵守法规规定并说明入股商业银行目的。二是要求主要股东披露股权结构直至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三是限制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数量。四是建立主要股东行为负面清单。五是要求主要股东自取得股份之日起五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六是要求主要股东不得违规干预商业银行经营管理。七是要求主要股东承担资本补充责任。八是要求主要股东建立风险隔离机制。九是要求主要股东防范因人员交叉任职引起利益冲突。

  《股权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同时也明确了例外条款,即根据国务院授权持有商业银行股权的投资主体、银行业金融机构,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主体入股商业银行,以及投资人经银监会批准并购重组高风险商业银行,不受规定限制。

  三、《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2018年1月6日)出台弥补了目前监管对委托贷款业务管理的空白,为商业银行办理委托贷款业务提供制度依据。

  《委贷办法》重点规范了五个方面:1、明确委托贷款的业务定位和各方当事人职责;2、规范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3、规范委托贷款的资金用途。4、要求商业银行加强委托贷款风险管理。5、加强委托贷款业务监管。

  具体来看,1、委托贷款业务定位中,商业银行有“三不得”:不得代委托人确定借款人,不得参与贷款决策,不得提供各种形式担保;2、委托贷款资金来源中,商业银行有五类资金不得接受,分别为: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银行的授信资金、具有特定用途的各类专项基金、其他债务性资金和无法证明来源的资金;3、委托贷款资金用途中,商业银行有“五不得”: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或投资国家禁止的领域和用途,不得从事债券、期货、金融衍生品、资产管理产品等投资,不得作为注册资本金、注册验资,不得用于股本权益性投资或增资扩股,不得为违反监管规定的用途。

  4、对委托贷款风险管理方面,要求商业银行将委托贷款业务与自营业务严格区分,加强风险隔离和业务管理,商业银行有“八严禁”:严禁代委托人确定借款人、严禁参与委托人的贷款决策、严禁代委托人垫付资金发放委托贷款、严禁代借款人确定担保人、严禁代借款人垫付资金归还委托贷款,或者用信贷、理财资金直接或间接承接委托贷款、严禁委托贷款提供各种形式的担保、严禁签订改变委托贷款业务性质的其他合同或协议、严禁其他代为承担风险的行为。

  四、小结

  总的来看,本次《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将有利于管控日趋多元的银行授信方式,并有效防控银行集中度风险;《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将有利于防范银行自有资金入股、代持股份、滥用股东权利等市场乱象,切实弥补监管短板;《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对规范银行委托贷款业务、防范相关金融风险起到了积极作用。(文/张晗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