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动态 > 焦点评论 >

贸易战下的信用暗潮 经济推升需要评级新标尺

发布时间:2018-06-28 09:16:11 点击: 字号:【
  从中美贸易摩擦开始,美国通过对外提高关税和限制进口不断实施经贸领域的制裁和报复行动,从中国到欧盟,从加拿大到日本,美国总统特朗普“开罚单”的对象已经不仅是快速崛起、经济体量直追美国的中国,更进一步扩大到传统意义上的“盟友”,就像一部开足马力全速运转的列车,孤注一掷地碾过一切有可能挑战美国利益的轮下之沙。然而特朗普奉行的保守政策和“美国优先”的价值观并未给美国带来实质性的复兴,遑论帮助世界经济重回2008年之前的盛世。今年入夏,美国十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破三,创近七年来新高,全球资本市场弥漫着美国经济增长承压的气氛,世界经济可能因此陷入再次爆发危机的阴霾。

  打造更为开放的注重互利共赢的经济体系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目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正是为避免世界经济重蹈2008年金融危机覆辙而诞生的中国智慧。大公是这一伟大构想的践行者,运用信用评级揭示风险,直指错误评级思想弊端,维护经济安全、稳定发展,大公改革国际评级体系和实现数字评级变革的一个又一个信用思想火花的迸发,在世界经济治理体系重塑的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国际金融危机暗流涌动

  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上,特朗普曾经在演讲中引以为傲地夸耀在他的任内美股一路飞涨,仿佛健康、强盛的美国经济再次站到了引领世界经济走上新高度的起跑线上。然而,作为反映美国经济最深刻和准确的晴雨表,美股往往在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贸易摩擦时表现低迷,而在美国愿意坐下来谈判时又生机盎然。尽管发动贸易战被特朗普看作其“美国优先”战略中最强劲和有效的一拳,但投资人对贸易摩擦和进而可能带来的国际争端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明显缺乏信心,而反复无常地背弃约定和心口不一也让投资人对于特氏美国的政策连贯性和潜在的政治风险难以安心。从反映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可以看到,今年5月中旬,美国十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飙至3.048%,创下了自2011年以来的新高。一向被誉为无风险投资的美债收益率走高,意味着资金从美股抽离,一旦美股连续暴跌,美国经济空心化和泡沫化的弊端将进一步显现。

  无论是摩根大通还是高盛,此前都预计10年期美债将在今年维持3%以上的水平,而一旦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美国经济将面临比2008年更加危险的境地,对于世界经济而言,新的金融风暴正在特朗普政府和华尔街的双重作用聚集能量,酝酿着一场似曾相识的金融灾难。今年1月16日,大公对外发布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等级报告,决定将美国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负面,并警告美国破产将引发下一次经济危机。在公告中,大公明确指出,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长期负向作用使美国中央政府偿债来源继续恶化,对债务经济模式的愈加依赖将持续削弱中央政府偿债能力。

  大公认为,美国违背价值规律的畸形信用生态导致中央政府偿债能力异化。资本的逐利性使美国金融部门通过资金产品和交易结构设计不断延伸债权债务交易链条牟取更多利润,脱离实体经济的资本自我循环的虚拟增值模式为美国中央政府不断吹大的债务泡沫提供生存空间。政府以国家名义背书,滥用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发行权不断增加债务形成虚拟偿债能力,美国畸形信用生态使中央政府的异化偿债能力成为其伴生物。在国民经济高度债务化的状况下,美国政府仍然没有吸取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教训,枉顾其债务经济模式的不合理性,采用开动印钞机的方式让信用继续无度扩张。而以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为代表的西方评级体系则成为这种扩张的推手,不但不秉持以评级揭示信用风险的责任,还给予西方国家不恰当的高评级,对积累信用风险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西方评级思想缺乏公平本质

  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在其对西方评级思想的深入研究中,明确指出西方评级思想缺乏理论基础,从其长期惯用的评级方法中无法提炼明确的、系统的评级思想表述,以此为基础形成的评级方法何谈严谨和科学。发动对华贸易战源于特朗普政府对于中国的战略焦虑,特氏美国对中国的错误研判不仅导致了激进对华策略的制定,也暴露了其经济层面的意识形态化本质。2017年5月24日,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自1989年以来第一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等级,我国财政部当即表示,我国债务风险总体可控,穆迪采用了基于“顺周期”的不恰当的评级方法,缺乏对中国法律制度规定的了解。一直以来,西方评级思想服务于政治考量和满足债务人对自身利益的追求,因此失去了评级的科学性和系统性,在这样的信用评级思想下是无法形成正确的评级方法的。

  大公评级思想的形成是基于对西方评级思想和体系的深入研究,通过研究规律、发现逻辑、构建理论、设计模式的思维方式开辟了一条人类认识信用世界的全新道路。大公强调了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两对矛盾确立的评级对于信用经济的主导地位,揭示了推动现代信用经济发展动力的顺周期与逆周期对立统一规律,评级通过揭示最大安全负债数量边界阻止信用无度扩张而承担着逆周期力量责任。在逆周期理论的指导下,大公独创了《大公信用评级原理》,并通过对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根源的探索,指出金融危机的本质是信用危机,形成了与西方评级体系截然不同的评级方法。2010年,大公第一次作为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发布全球50个国家的信用等级,其中给予美国AA的评级,同年第一次给美国降级,后又分别于2011年、2013年和2018年三次给美国降级,成为改革国际评级体系、维护世界经济安全稳定发展的先行者。

  世界经济治理呼唤新秩序

  改革国际评级体系是大公民族品牌国际化战略思想的重要实践,旨在将中国人在信用评级领域凝聚的智慧贡献给全世界,为世界经济发展保驾护航。正如大公集团董事长关建中所言:世界经济治理背离了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未将正确评级纳入世界经济治理体系。创建世界信用评级集团、开展实施数字评级变革等一系列举措,都是大公改善世界经济治理体系的具体行动,在人类反思信用危机本源、寻找避免危机再次发生的方法的思辨过程中,大公直面现存国际评级体系的错误和根深蒂固的西方评级思想的话语权壁垒,从欧洲到香港,再到新兴经济体国家和地区,大公的声音在国际评级舞台上愈发响亮。

  中美贸易战的硝烟似乎正在散去,然而视野之外的暗流涌动从未停止。减个税、筑高墙、广制裁为带来了民调满意率,也带了对抗经济全球化引发的潜在资本恐慌。信用危机正在对抗的阴影中积蓄力量等待卷土重来,只有全新的评级标尺才能突破世界经济发展的掣肘,大公正在这条充满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奋力前行。(文/佟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