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信用研究 > 研究报告 >

全球钢铁行业需求局面难言改善

发布时间:2017-10-30 10:33:04 点击: 字号:【
  全球钢铁行业持续受宏观与行业需求双重挤压,短期内整体行业产能过剩局面难有实质改观,全球钢铁企业偿债能力不同程度承压,经济低迷甚至衰退地区的中小型钢铁企业信用风险暴露更为显著,整体行业信用质量难言实质性改善。

  一、全球经济增速呈现实质性放缓,直接抑制钢铁行业未来需求增长空间。

  钢铁行业基于同质型产品竞争,属于需求驱动型。因此,钢铁行业信用风险与全球宏观需求变动密切相关,也与下游用钢行业需求有关,需要从宏观与行业两个维度进行分析。

  次贷危机发生后,在主要发达国家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刺激下,全球经济经历了短暂反弹,但之后一直处在下行通道,表明全球宏观需求低迷局面难以在短时间内扭转。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经数年向上增长再度跌至与2012年相仿的水平,体现全球经济增长的脆弱性和反复性。

  分地区看,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引擎,近年来经济增速基本下一个台阶,连续多年徘徊在4.10%左右(见图1),难有实质性向上提升可能性,主要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从2010年的10.64%一直跌至2016年的6.70%。而作为传统发达经济体,金融危机之后的北美地区与欧债危机之后的欧盟地区均凭借较强的自我修复能力,基本再度回归增长态势,但有增速放缓趋势。

  总体而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严重拖累全球经济增长步伐,而发达经济体增速恢复尚不足以弥补其中差距,尤其是2016年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基本同时下调。鉴于2017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有所提升,预计短期内全球经济增速将完成筑底并从底部缓慢回升;中长期内,随着各主要国家推动经济结构性改革,在各生产要素历经创新性变革的背景下,全球经济有望稳定在新的平衡增长点。而全球宏观需求不景气将直接影响钢铁下游行业投资与消费需求,最终导致钢铁企业营业收入与盈利空间同步萎缩,不利于增强偿债能力。

  二、全球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速大幅下滑,主要用钢行业需求持续低迷。

  钢材主要分为粗钢与特钢,其中粗钢主要用于基础设施与房地产建设、油气管道建设,特钢主要用于汽车、机械、家电等行业。

  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全球固定资产投资额持续萎缩,投资不足将制约未来经济增长。自2011年以来,全球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速急剧下跌,从2011年的13.13%跌至2015年的-4.73%,2016年持续萎缩(见图2),反映全球宏观需求不振严重影响投资者信心。尤其是近年来发展中国家持续低迷的经济增长难以满足其巨额固定资产投资需求,而投资需求持续萎靡将削减地区企业竞争力,最终将制约其未来经济增长。

  在房地产建设领域,全球主要国家需求增速有所分化。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中国与日本房地产开发与建设投资增速基本徘徊在零增长边缘;而南亚与东南亚国家房地产与建筑业总体维持较高的增长态势。欧洲地区,英国新屋开工数同比增速有所放缓,德国季度调整营建产出同比增速则徘徊在零增长边缘,意大利房价指数已连续多年同比萎缩,只有法国新屋销售数同比增速快速增加。北美地区,美国建造支出额维持增长态势,2014-2015年连续两年高居10%以上;加拿大成屋销售住宅单位数目与成屋销售平均售价均维持增长态势。中长期内,预计南亚与东南亚以及北美地区房地产需求受益于良好的经济增长态势维持增长,欧洲地区需求因经济企稳回升将维持稳定,而东亚与太平洋地区需求因经济转型或结构性问题将持续低迷。

  在汽车制造领域,全球汽车产量增速虽有所反弹但总体维持低速增长态势。全球汽车产量增速自2012年以来呈现逐年下跌的趋势,仅在2016年一度出现加速增长迹象,达到4.62%(见图3),主要由于中国小排量汽车减税政策激励导致当年急剧增长14.76%(2013年也曾出现过类似情形)。由于税收激励政策短期性以及大基数拖累效应,预计2017年中国汽车产量将回归低速增长,至于其他主要汽车生产国家,美国、德国维持低速增长趋势;日本与韩国基本呈现零增长甚至萎缩的态势。因此,中长期内,预计世界汽车产量增速将总体维持低速增长态势。

  总体而言,全球基建投资基本陷入萎缩状态,房地产与建筑投资(除北美与东南亚地区外)基本徘徊在零增长边缘,而全球汽车产量增长基本跟随中国产量而动,期间虽两度因税收激励政策效应出现波动,未来将维持低速增长的常态。由此可见,在全球经济持续探底筑底与全球固定资产投资不景气的背景下,主要用钢行业投资或产出增长前景也难言乐观。综上所述,无论从宏观需求还是行业需求来看,未来全球钢铁行业需求增长空间非常有限,乐观情形下可实现低速增长,正常情形下可实现零增长,悲观情形下甚至出现萎缩。这意味着未来全球钢铁企业营业收入增长空间有限,盈利增长前景不容乐观,在面临高杠杆经营时,偿债能力恶化风险较高。

  三、全球粗钢产量增长基本停滞,短期内整体行业产能过剩局面难以改变。

  全球粗钢产量增速持续低迷,供求基本面难以有效改善。近年来全球粗钢产量增速基本逐年下跌,2015年甚至同比萎缩2.96%(见图4),2016年开始扭转萎缩趋势,基本维持产量稳定。鉴于中国粗钢产量接近全球产量的一半,中国钢铁行业供求局面对全球影响显著。比如2016年下半年,随着中国政府严格执行去产能政策,钢材价格急剧攀升,直接带动周边地区以及上下游行业需求。但鉴于本轮钢材价格上涨由政策引导的供给端收缩引起,而宏观与行业需求端均无实质性改善,因此,本轮钢材价格上涨更多是透支未来政策利好效应,预计短期内全球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局面难以改善,全球钢铁企业将面临去产能或压产量的艰难局面,营业收入与盈利的增长空间均非常有限。

  分地区来看,亚洲地区作为世界钢铁主要产销地,2016年粗钢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0%,粗钢表观消费量约占世界总消费量的64%。近年来其粗钢产量增速显著下滑,甚至在2014年同比萎缩,基本仅能勉强维持增长态势。欧盟粗钢产量自2011年后仅在2014年实现增长,而近年来欧盟整体经济一直维持增长态势,也是粗钢表观消费量维持增长态势的世界少数地区之一。北美地区粗钢产量则在2014年同比萎缩8.38%,地区粗钢表观消费量也同比萎缩8.22%,虽然近年来北美地区房地产与建筑投资、汽车产量均维持增长态势,但作为北美地区主要用钢行业的油气行业持续不景气最终导致钢管需求锐减。

  四、全球主要钢铁企业产量增速有所下滑,但波动幅度因地域布局有所不同,导致其偿债能力有所分化。

  在全球钢铁行业面临宏观需求与行业需求双重萎缩的背景下,全球主要钢铁企业偿债能力不同程度承压。一般而言,宏观需求波动风险具有区域性与全局性,钢铁企业主要通过跨地域布局进行应对;而行业需求波动风险具有上下游传导性,钢铁企业多通过产品品类跨行业布局进行应对。因此,跨地域布局的大型钢铁企业可充分缓和宏观与行业需求波动,产量基本维持稳定,偿债能力也较为稳健。比如,世界最大钢铁企业安赛乐米塔尔(Arcelor Mittal)粗钢产量2015-2016年持续萎缩,但由于产能在欧美地区进行跨地域布局以及产品结构高附加值化,总体产量波动趋势远小于全球产量波动,偿债能力维持稳健。区域性中小型钢铁企业普遍受区域宏观与行业需求影响较大,产品附加值较低,产量波动趋势往往较大,不利于维持偿债能力稳定。同时,处于钢材供给不足地区的中小型钢铁企业通常还会面临进口廉价钢材冲击,生产经营波动风险更为显著,偿债能力恶化风险较大。(文/莫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