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行业发展现状及风险点分析

发布时间:2017-12-20 09:40:07    点击:

  在民航运输业运力持续投放、收费改革提价等多重因素作用下,机场行业偿债环境发展向好。但同时机场行业仍面临区域发展不均,支线机场持续亏损,部分枢纽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不达标以及高铁网络的竞争分流等风险因素。

  一、2016年及2017年1~8月机场企业债市表现回顾

  2016年机场企业债券融资以短期和超短期融资券为主,期限较短;机场企业主体信用等级较高,2017年,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有限公司主体级别上调至AAA

  在整体交通运输行业中,机场企业债券发行规模总量偏小,债券品种以短期融资券和超短期融资券为主。2016年,机场企业共新发行债券331.80亿元,其中超短期融资券发行规模达到148.80亿元,占全部发债金额的45%。此外,机场企业发行中期票据、私募债和定向工具的金额分别为70亿元、40亿元和25亿元。2017年1~8月,机场企业共发行债券79亿元,全部为公开发行,其中超短期融资券金额44亿元,占比达到56%,仍为债券融资主要方式,且占比较2016年末进一步提升。发行债券的6家机场企业中厦门翔业集团发行金额最大,其中超短期融资券金额达到22亿元,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和三亚凤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发行规模位于第二和第三位,分别发行债券18亿元和10亿元。

\

  从存量债券规模来看,截至2017年8月末,海口美兰国际机场存量债券达到86亿元,为存量债券规模最大的机场企业。同期,首都机场集团受成员机场较多,新建和改扩建工程量较大影响,资金需求一直保持在高位,存量债券规模超过50亿元。

\

  从公开信用等级来看,截至2017年8月末,机场行业AAA企业共10家,AA+企业7家,AA企业6家,A+企业2家,机场发债企业整体信用等级较高,同时级别分布集中度高。2017年1~8月,机场企业级别调整仅1家,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有限公司主体级别由AA+提升至AAA,级别调升理由包括萧山机场区位优势明显,航空业务持续稳步增长,各级政府对萧山机场提供有力支持,顺丰基地产能逐步释放,以及萧山机场偿债指标持续优化等因素。

  二、机场行业偿债环境现状

  (一)民航运输业的快速增长和运力的持续投放为机场行业发展提供重要支撑,利于机场行业偿债环境的良性发展

  机场行业是民航运输业重要的辅助行业,其发展与民航运输业高度相关,同时表现出一定的周期性特征。2016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7%,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同比实际增长6.3%,虽然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压力较大,但在居民收入提高和消费升级的带动下,民航运输业仍保持高速发展。2016年,民航完成运输总周转量962.51亿吨,同比增长13.0%,完成旅客运输量48,796万人次,同比增长11.9%,完成货邮运输量668.0万吨,同比增长6.2%。民用航空运输业的持续发展为机场行业提供了有力支撑,2016年,我国机场完成旅客吞吐量101,635.7万人次,同比增长11.1%,货邮吞吐量1,510.4万吨,同比增长7.2%,飞机起降架次923.8万架次,同比增长7.9%。

\

  2014~2016年末,民航全行业运输飞机期末在册架数分别为2,370架、2,650架、2,950架,而截至目前我国运输飞机架数已超过3,000架。未来几年国内主要航空公司飞机引进数量保持较大规模,民航运输业产能增速将维持在较高水平。从三大航的飞机引进计划来看,南方航空计划在2017~2019年,分别引进86架、78架和57架,退出30架、19架和12架,预计至2019年末,南方航空期末在册飞机架数将达到862架,2017和2018年每年实际运力净增长超过50架。东方航空机队规模小于南方航空和中国国航,计划运力投放规模最大,2017~2019年,飞机引进数量在70架左右,预计在2019年末,整体机队规模将达到775架,超过中国国航的整体机队规模。总体来看,民航运输业的快速增长和运力的持续投放将持续为机场行业的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

  (二)2017年机场进行收费改革,国内航线占比较高的中小型机场受益于航空性业务收费提价,大型枢纽机场受益于非航空性业务市场化定价,机场企业整体盈利能力有所改善

  2017年4月,民航局发布《关于印发民用机场收费标准调整方案的通知》(民航发【2017】18号),提升民用机场收费标准,收费调整方案自2017年4月1日期起实施。本次收费改革主要针对内地航空公司的国内航班,内地航空公司的国际地区航班以及境外航空公司航班仍按民航发【2007】159号文执行。改革内容具体如表2所示,新的机场分类情况如表3所示。

\

  具体来看,民航发【2017】18号文将机场分类进行了调整,其中广州白云机场由一类2级升至一类1级,昆明机场由一类2级降至二类机场,天津机场和南宁机场由三类机场升级为二类机场,济南机场和桂林机场由二类机场降至三类机场。根据文件规定,各类机场的收费标准有所不同,一般来说,级别越高收费标准越低。广州白云机场等级上升,对于其航空性收费产生一定不利影响;昆明机场等级下降,航空性业务收费标准提升,但是无法享受仅一类机场拥有的飞机地面服务市场化定价政策。

\

  机场企业整体盈利能力改善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航空性业务收费调整方面,民航发【2017】18号文上调内航航线的航空性业务如起降费、停场费、客桥费、安检费等基准价格,航空性收入中占比较大的旅客服务费收费标准并未提升。对于以国内航线为主的二、三类机场,意味着在吞吐量水平不变的情况下,航空主业收入的确定性上涨,对于以国内航线为主的二三类机场相对利好。第二,非航空性业务和飞机地面服务定价方式调整方面,民航发【2017】18号文规定非航空性业务和一类机场飞机地面服务收费标准由政府指导价调整为市场调节价。对于拥有大量旅客流量资源的枢纽机场,有利于将人流价值变现,提升盈利弹性。但是短期来看,非航业务涉及的主体较为分散,价格调整需要和多方进行谈判和协商,对于机场收入的提升作用不如二、三类机场反应迅速。

  三、机场行业主要风险点分析

  (一)民用机场呈现差异化发展局面,大部分支线机场亏损严重,需关注位于经济发展程度较低地区,吞吐量较小的支线机场经营风险

  从旅客吞吐量区域分布来看,2016年东部地区完成旅客吞吐量5.51亿人次,东北地区完成旅客吞吐量0.62亿人次,中部地区完成旅客吞吐量1.02亿人次,西部地区完成旅客吞吐量3.01亿人次,东北部和中部地区旅客吞吐量水平较东部地区差距较大。2016年,我国吞吐量千万人次级别以上的机场仅有28个,大部分支线机场吞吐量水平集中分布于每年100万人次以下,但1,000万人次以上机场实现了我国79.10%的旅客吞吐量,行业集中度很高。支线机场吞吐量规模小,业务单一,少有非航业务,整体亏损严重,运营主要依靠国家补贴。根据2017年12月1日中国民航局发布的《关于2018年民航中小机场补贴预算方案的公示》,拟对旅客吞吐量较小的171个支线机场发放补贴。目前,我国枢纽机场存在超负荷运转情况,而支线机场则明显需求不足,各地机场利用率存在高低差异,民用机场呈现差异化发展局面。短期内,位于经济发展程度较低区域、吞吐量较小且难以快速提升的支线机场仍将处于亏损状态,此类机场的经营风险需要重点关注。

  (二)民航局发布措施提升航班正常率,部分枢纽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不达标,面临时刻调减,不能新增航线等风险

  2017年9月,民航局发布《关于把控运行总量调整航班结构提升航班正点率的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措施》),以缓解我国航空保障能力与运输需求矛盾日益突出,航班正常率大幅下滑的现状。《措施》计划从2017年冬春航季开始,对航班时刻安排进行运行总量控制和航班结构调整,明确提出对北上广4个机场进行总量控制,控制其新增航线航班,航班时刻将优先保障国际及地区航线。2017年1~10月,首都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分别有6个月和7个月不达标,针对其放行正常率多次不达标情况,民航局要求上述两个机场在2017年冬春航季和2018年夏秋航季按照机场容量标准75%的目标,调减始发航班时刻数量,以保障现有航班放行正常率水平。2017年12月8日,民航局发布《关于落实航班正常管理措施有关情况的通告》称,首都机场9~10月数据达标,但因4~8月连续五个月数据不达标,自12月1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停止受理其客运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浦东机场10月数据达标,但因7~9月连续三个月数据不达标,同时因2~5月份连续四个月数据不达标,自12月1日起至2018年4月30日停止受理其客运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总体来看,民航局发布《措施》,充分显示其提升航班正点率决心,部分枢纽机场如航班放行正常率仍不达标将面临不能新增航线等风险。

\

  (三)高铁网络的快速发展对机场行业产生一定冲击,需关注高铁网线密集的区域高铁对机场竞争分流的风险

  相较于航空运输,高铁受天气因素影响小,准点率高,单次运输能力强,对民航业整体形成一定冲击。截至2016年末,我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4万公里,同比增长2.5%,2016年,我国投产新线3,281公里,其中高速铁路1,903公里。2017年11月,《铁路“十三五”发展规划》正式出台,提出到2020年,全国铁路运营里程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我国高铁发展面临较好的政策环境,而高铁网络的发展对区域内机场形成直接竞争分流,尤其是高铁网线发达的中东部地区机场。但同时,高铁发展完善了整体路面交通网线,未来航企航线网络的调整和“空铁联运”产品的推广将在一定程度弥补枢纽机场的时刻资源不足劣势,利于缓解高铁对机场行业的分流影响。

  四、结论

  民航运输业在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提升和消费结构升级等因素的带动下高速增长,为机场企业的发展形成重要支撑。受益于民用机场收费标准改革,机场企业整体盈利能力提升,其中航空性收费提价直接惠及国内航线占比较高的中小型机场,非航收入的市场化定价改革则利于提升大型枢纽机场的盈利弹性,机场行业整体偿债环境较好。同时,位于经济欠发达区域、吞吐量较小且难以快速提升的支线机场亏损局面难以短时间内解决,部分枢纽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不达标,面临时刻调减,不能新增航线等风险。此外,我国高铁网络的快速发展对民航运输业整体形成一定冲击,尤其是中短途航线、高铁网线密集的中部地区机场面临竞争分流。但整体来看,在民航运力持续投放、需求旺盛、收费改革提价等多重因素作用下,机场行业仍面临良好的发展环境。(文/张舒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