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理论研究 > 行业研究 >

百时美施贵宝公司案例研究

发布时间:2017-12-27 16:45:36 点击: 字号:【
  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由分别在1858年和1887年于纽约成立的施贵宝公司和百时美公司在1989年合并而成,是当时世界上第二大制药公司。发展至二十一世纪,公司致力于从一家多元化制药公司转变为更专注的生物制药公司,研究和开发治疗各种严重疾病的创新药物。2007-2012年间,BMS先后整理出售非制药业务,并收购多家小型生物制药公司,与世界多家制药企业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完成“生物制药战略”的全面转型。

  目前,公司产品涉及肿瘤类、心血管类、免疫类、病毒类、神经系统类等多种疾病领域的治疗。2012年以前,其重磅产品抗凝血药物波立维(Plavix)曾是销售主力,年收入在30亿美元左右,以及神经类药物Abilify收入也曾在20亿美元以上,随着这两类药物专利到期,众多仿制药上市使其收入受创,BMS开始将重心向肿瘤类、心血管疾病以及免疫类疾病药物研发方向转移。截至2016年,公司总产品销售收入为194.27亿美元,其中肿瘤类、心血管疾病及免疫类药物收入占比达64%。重磅药品前三名Opdivo、Eliquis和Orencia销售收入占比总计48%。

  一、制药行业仍面临广阔的市场需求,公司市场竞争力强,盈利能力持续改善,未来财富创造能力较强。

  制药行业仍面临广阔的市场需求,公司市场竞争力强,盈利能力持续改善,未来财富创造能力较强。首先,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以及病患群体扩大,全球医药行业仍存在持续增长的市场空间,虽非专利药品竞争加剧抢占市场份额,但公司产品消费半径广阔,需求规模预计将不断提高,能够为公司财富创造提供有利的外部环境。

  BMS近年来转型调整为更专注的生物制药公司,制药板块竞争力加强。自2007年以来,公司聚焦核心业务,不断剥离非制药资产,同时逐步从新兴市场退出,主攻制药行业发展较为成熟的欧美、日本市场。转型调整后,2017年公司在总营业收入虽与十年前基本持平,但其中的收入来源构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BMS生物制药板块竞争力显著提升。除具有战略性的剥离资产外,公司同时通过减少制药厂,裁员等手段进行成本削减,2013年收入虽同比下降了7%,但净利润同比增长了31%。

  2009年以来,BMS多次进行收并购活动,主要针对拥有特色药品的小型生物制药公司。2009年收购Medarex公司获得两条重要产品线,发展至今成为BMS重磅产品Opdivo和Yervoy,使公司在十分热门的肿瘤免疫学领域获得了领先地位。同时,BMS联盟伙伴众多,且均是国际大型制药公司,其中,公司与辉瑞共享收入的抗凝血剂Eliquis是心血管领域明星产品,2016年单品收入33.4亿美元。总结来说,公司不断通过收购及联盟方式扩充药物管线并拓展核心领域市场,产品竞争力较为显著。

  公司在肿瘤免疫疗法方面成就突出,其余各治疗领域支柱产品未来竞争力也将持续增强,共同拉动收入增长。公司研发管线充裕,截至2016年底,公司拥有19项临床一阶段药品;8项临床二阶段药品;5项临床三阶段药品以及5项获得审批的新药。预计未来随着研发管线中的药品获得审批推出市场,加之几项支柱药品逐步深入,公司产品组合竞争力将大幅提升并持续拉动收入增长。

  截至2016年底,公司涉及产品责任诉讼案共四件,并在不同地区和国家涉及到环保诉讼案件,未来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赔付风险。由于制药行业关乎人类生命安全,并与环境保护密切相关,两类诉讼案均对公司形象和产品销售造成负面影响,是其整体竞争力提升中的不利因素。

  盈利能力方面,2016年公司收入水平显著提升,虽然神经科学类和病毒类药品因专利到期而销量下滑,但该不利影响被肿瘤类和心血管类新药强劲的销售额所抵消,且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于美国市场,预计未来三至五年内在新药带动下,整体收入仍将持续增长。

  此外,公司主营业务成本、研发成本和销售广告费用历年较为稳定,总成本波动主要由资产减值损失或资产剥离等非经常性收支导致,因此营业利润也产生波动,预计未来收入增长后,在较好的成本控制下,营业利润能够继续改善。

  最后,近五年来公司利润水平存在波动,其中2015年净利润最低,由于疲软的收入和较高研发支出导致的高额总成本所致。

  二、公司自由现金流水平较低,但可变现资产质量较好,整体流动性良好,融资需求和债务依赖程度较低。

  公司自由现金流水平较低,经营性现金流因联盟间初步收益等事项影响每年存在较大波动,公司资本支出并不显著,且较为稳定,短期债务负担较轻,但历年高额股利支出导致自由现金流对短期债务覆盖能力较弱。

  其次,公司流动性良好,现金和等价物在经营性现金流和投资性现金流影响下历年存在较大的波动,应收账款在收入带动下逐年增长,流动资产呈递增趋势,流动负债较少,流动比率表现良好。

  由于公司不断有资产剥离和收并购活动,现金需求和充裕度并不稳定,但得益于公司短期债务较少,收入也逐年提升,融资需求较低,近五年来整体看属于债务偿还阶段,预计未来有高额债务需求的可能性较低。

  三、公司资产负债水平逐年降低,债务规模小幅缩减,且主要为长期债务,短期内偿付压力较小;随着专利产品不断深入市场,财富创造能力提升,中长期内偿付压力可控。

  公司广阔的市场需求、专注重点领域研发的发展模式、较强的品牌影响力以及稳中向好的收入增长可助力未来财富创造能力的提高,确保了存量债务偿付能力的逐步改善。考虑到公司对债务融资需求较低,现存债务期限结构良好,公司总债务偿还能力会与存量债务偿还能力同步提高。(文/康雅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