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理论研究 > 行业研究 >

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对企业信用风险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01-08 12:17:11 点击: 字号:【
     目前,随着一系列政策文件的出台,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力度加大,平台整合对企业信用风险产生一定影响。本文在介绍平台整合必要性及整合概况的基础上,分析平台整合给企业带来的偿债能力增强、业务协同效益的有利影响,同时,关注整合引起股权被划转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信用风险加大,整合后新组建平台存在管控不足等风险。

  一、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的必要性

  (一)政策环境导致地方性融资平台面临市场化转型

  “分税制”改革后事权与财权不匹配导致地方性投融资平台的出现,金融危机和“四万亿计划”的刺激使地方性融资平台迅猛发展。随着地方性融资平台的发展,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急剧增长,我国地方性政府面临较大的债务压力,为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2014】43号)要求“剥离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融资职能,融资平台公司不得新增政府性债务”,随后一系列的政策性文件如《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42号)、《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棚户区和城乡危房改造及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有关工作的意见》(国发【2015】37号)、《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的通知》(国办函【2016】88号)、《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财预【2017】50号)均要求推动地方性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在政策的驱动下,全国各地地方性融资平台开始寻求未来的发展之道。

  (二)地方性融资平台面临发展可持续性的风险,自身造血功能不足

  目前,我国部分地方性融资平台因其所负责范围内大规模基建等业务已基本完成,后续存量业务规模相对较小,未来发展面临可持续性的问题。某地方性融资平台主要负责青岛市黄岛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房及棚户区改造业务,2017年以来,其所负责的基建、安置房和保障房代建业务已基本完工,同时,受下属子公司资产划转的影响,在建的项目规模较小,该地方性融资平台面临可持续性风险。另外,我国地方性融资平台存在着依赖政府输血来维持其经营的现象,自身造血功能不足,地方性政府融资平台的自身经营难以为继。

  (三)地方性融资平台“小、多、乱”,不利于地方性政府债务的规范管理

  我国地方性融资平台存在“小、多、乱”的现状,据统计,截至2017年9月末,银监会融资平台名单共11,734家,融资平台数量众多,其中区县级的地方性融资平台的数量占比较大,同一区域内有不同的融资平台负责开发,且业务范围界定模糊。地方性融资平台以各种方式进行融资,这些债务或纳入政府财政预算,或属于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故对债务的管理存在一定难度。

  二、地方融资平台整合概况

  区域性平台的整合将是近期地方政府对区域内平台加强管理并推动下属城投平台转型的途径之一。自2016年以来,重庆、山东等已陆续发布政策文件,对区域内城投转型做出指引。其中,重庆市、四川省提出通过兼并重组、整合归并同类业务的方式转型为公益类国有单位;重庆市规定每个区县(自治县)确定的公益性项目建设单位最多不超过3家;安徽省鼓励有条件的融资平台公司实行多板块业务经营,增强造血功能;浙江省号召组建若干千亿级专业化融资平台,加快完成地方融资平台重组整合为国有资本运营集团。另外,部分地级市济南市、常州市、贵阳市、遵义市等已经出台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的政策文件。

  我国部分地区出现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其中济南市出台《济南市市级投融资平台整合调整方案》,计划将济南旧城开发投资集团等7家平台整合成职能分工明确的6大平台。常州市根据《关于市级投融资平台转型发展改革的实施意见》,将常州市的9家平台整合成常州市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常州市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常州市晋陵投资建设有限公司3家专业性平台。遵义市将26家市属国有企业整合为遵义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遵义城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遵义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遵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4家专业性平台。

  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过程中,主要涉及两种运作模式,一种是将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成综合性的融资平台,成立一家新公司,将原有的若干地方性融资平台统一划转至新公司,或直接选取当地较大的地方性融资平台,将其作为股权受让主体,将其他公司的股权划转至该公司。另外一种是整合成专业化的融资平台,专门负责交通、基建等不同板块。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后其业务领域和地域范围均发生了改变,进而给企业的信用带来一定的影响。

  三、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对企业信用风险的有利影响

  在各地方性政策的鼓励和推动下,地方性融资平台的整合将逐渐增多。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对企业信用风险的有利影响体现在两方面:

  (一)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有助于减少小型地方融资性平台,实现规模优势,提高偿债能力

  当前数量众多的融资平台和快速增长的融资规模给地方政府带来了债务隐患,增加了转型的难度和复杂性。因地方融资平台数量多,规模偏小,信用等级较低,融资能力偏弱,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融资需求,同时,小规模的融资平台的资金调配能力较弱,容易出现现金流紧张,因此可以根据地方政府的级别以及地区经济财政实力,确定其下属融资平台数量上限,整合成少数几个综合性或者专业性的融资平台。整合后的融资平台,规模优势凸显,主体地位明显,信用等级相应提升,融资能力及资金的协调调配能力提升,偿债能力进而提高。亳州市国资委将其持有的亳州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通过增资的方式将注入建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安投控”),整合后建安投控成为亳州市唯一的城市基建投融资主体,资产规模增加183.49亿元,2014年末达715.49亿元,营业收入增长15.75亿元至52.64亿元,土地出让、土地整理及政府BT项目三者收入增长15.45亿元达45.87亿元,核心业务收入提升,规模优势凸显,融资及偿债能力均提升,平台地位突出,在促进区域建设发展方面贡献突出。

  (二)地方性融资平台的整合有助于加强业务之间的联系,增强协同效益

  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一般采取业务经营相关或上下游相关的产业,有助于扩展产业链,加强规模优势与集中优势,实现经营业务的“协同效益”,促进业务板块的整合与创建,助力产业结构的多元化经营。根据相关政策文件,云南省国资委于2016年12月将云南省昆明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100%股权及相关省级会展类资产整合划转至云南省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建”),划转后云南城建新增会展业务,整合前云南城建的旅游文化板块主要为景区和酒店,会展资产的划入有助于扩展产业链,促进文化会展旅游的发展,实现协同效益。另外,整合地方性融资平台,有助于实现管理的协同效应,在平台整合完成后,地方性融资平台将建立更加完善的管理体制机制,实现对下属子公司的管理协同效益,提高管理水平,增强相关政府管理部门对融资平台的引导并更好地了解、控制地方债务。

  四、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对企业信用的不利影响

  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带来了机遇,但是整合过程中的风险不容忽视,整合中的风险具体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中,股权被划转企业面临一定的信用风险

  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有助于实现专业优势与集中优势,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增强实力,提高竞争力,降低平台之间的竞争。但在整合时,被划转企业将面临业务板块减少,资产规模缩减,盈利能力下降,偿债来源减少,对存量债务的偿还能力降低,进而被划转企业的信用风险增加。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交旅”)是重庆市的交通与旅游平台,2011年,重庆市国资委将其子公司重庆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旅投”)提升为国资委出资企业,将重庆交旅的全部旅游资产划拨给重庆旅投,与旅游业务相关的车辆通行费、工程施工及旅游收入全被剥离,重庆交旅只负责公路债务的偿还,收入来源仅为土地储备管理及土地转让/回购业务,营业收入下降8.32亿元至0.09亿元,财富创造能力急剧下降;2011年末,重庆交旅的资产规模减少62.18亿元至339.26亿元,净资产下降39.69亿元至68.03亿元;有息负债为264.85亿元,是其净资产的3.89倍,同比增加0.53倍,净资产对其债务的保障能力下降,股权被划转企业的主体信用风险加大。

  (二)新组建的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压力大,存在管控不足的风险

  通过投融资平台的有效整合,不仅可以做到资产保值增值,发挥平台的融资作用,还能实现从资源到资产,从资产到资本,从资本到资金的转变与良性循环,持续促进城市的建设与发展。新组建的地方性融资平台整体实力和资本运作能力增强,融资渠道拓宽,但地方性融资平台的大规模整合不仅需要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政策上的支持,而且新组建的平台自身管控能力也需提高。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导致部分被整合的平台地位下降,但被整合平台的管理人员行政级别维持不变,容易造成新组建平台对被整合平台的管控困难。新组建的地方性融资平台长远的发展战略规划、科学的投融资决策机制和风险管理体制推行实施困难,那么,长期来看,新组建的融资平台仍要面临市场化转型困难,难以成为具有自主经营能力的准市场化主体等困境。

  综合来看,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利弊兼有,但地方性融资平台整合有助于推动地方性融资平台转型,进而提高市场化经营管理能力,增强造血功能,更好地助力地方经济的发展。(文/王二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