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理论研究 > 行业研究 >

战略转型下的高速企业信用风险及未来发展模式研究

发布时间:2018-01-08 12:31:02 点击: 字号:【
      我国收费公路的发展源于1984年国务院第54次常务会议“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决定。自1988年10月,首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上海市宝山区-上海市嘉定区)通车以来,我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进入快速增长阶段。我国高速公路可分为还贷性高速公路和经营性高速公路,截至2016年末,还贷性高速公路和经营性高速公路占比分别为51.97%和48.03%。

  一、高速企业发展现状及信用风险

  (一)高速企业发展现状

  “十二五”期间,我国完成高速公路建设里程为5.0万公里,路网规模由2010年的7.4万公里增长至2015年的12.4万公里,复核增长率达到10.88%。进入“十三五”以来,我国中、东部地区路网建设逐步进入成熟期,浙江、北京等东部地区路网覆盖密度高,高速公路建设较早进入成熟期,建设速度放缓。

  截至2016年末,我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为13.1万公里,同比增加0.7万公里,增速放缓。根据《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高速公路累计建设投资总额为6.95万亿元,占全部收费公路累计投资的比重为91.57%;2016年,高速公路建设形成债务余额4.56亿元,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总收入为4,548.5亿元,其中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为4,181.3亿元。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支出总额为8,691.7亿元,同比上升19.31%,其中,偿还债务本金支出为4,750.5亿元,同比上升35.81%,偿还债务利息支出为2,313.3亿元,同比上升2.73%,整个行业面临较大的还本付息压力。

  2017年1~11月,共32家高速企业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共计109只,发行总额度为1,380.50亿元,同比增长4.43%,发行年平均利率为4.98%,较2016年同期有所增长;发债期限以1年以内的短期债券为主,发行品种集中在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和公司债。2017年1~11月,省级高速企业仍是高速公路行业发债主力,级别全部在AA+以上,集中在AAA企业中。

  高速企业的核心资产是所管理的高速公路路段以及该路段的收费经营权,高速企业具有良好的融资能力,高速上市公司还拥有二级市场股权融资能力,很多发债高速企业多属省市级高速平台,信用等级较高,为高速企业转型发展提供较好的融资渠道。

  (二)高速企业信用风险分析

  高速企业的信用风险主要包括财务风险、运营风险和政策性风险。

  1、财务风险

  高速公路的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一般修建高速公路每公里的造价与相同地区普通公路建设相比,高出约3倍~5倍,有些路段甚至达到十几倍。高速企业通过银行贷款或发行债券等方式筹集项目资金及偿还债务,因此有息债务规模维持在较高水平,较大规模的财务费用制约了企业的盈利能力,高速企业面临一定还本付息压力。

  以四川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交投”)为例,2014~2016年末,四川交投有息债务分别为1,598.60亿元、1,618.86亿元和1,734.13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重均超过85.00%,以长期有息债务为主;大量的有息债务使得四川交投每年需支付较高的利息,2014~2016年,四川交投的财务费用分别为73.97亿元、76.84亿元和70.5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4.37%、23.32%和20.34%,较高的财务费用对四川交投的营业利润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2、经营风险

  近年来,部分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后通行费收入远低于可行性研究报告预测值,通行费收入水平达不到预期,从而影响高速企业的预期发展。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的预测需要考虑收费政策以及该条路的交通量。新建高速公路的收费率是否合理,不仅直接影响该路段的交通量、通行费收入和盈利能力,还间接影响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目前,我国高速公路收费标准由各省自行制定,经营性高速公路收费标准变动需要交通厅和物价局的批准;还贷性高速公路还需要财政厅的批准。

  高速企业易受路产沿线区域经济发展状况影响,同时对汽车保有量、现有平行国道与省道分流以及其他竞争性公路的建设较为敏感;此外,其他交通运输方式如高铁、航空等都对高速企业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压力。

  高速公路管理不断向智能化发展,互联网、GPS、自动收费系统(ETC)、地理信息系统(GIS)等技术的更新,使高速企业面临一定的技术风险,从而对其管理效率、市场竞争力和发展速度都产生一定的影响。

  3、政策风险

  高速公路收费政策的不确定性为企业带来一定的风险。2004年收费公路管理条例颁布;2009年12月,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鲜活农产品运输绿色通道政策的通知》,推进在全国范围内免收整车合法装载鲜活农产品车辆的通行费;2011年6月,国家交通运输部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2012年7月,交通运输部等部门发布《重大节假日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实施方案》,要求重大节假日免收7座及以下载客车辆通行费;2015年7月,交通运输部公布《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订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修订稿”),修订稿明确,经营性高速公路的收费期限由最长不得超过25年调整为不得超过30年。

  目前,高速企业路产剩余收费年限从相对充裕转为逐步紧张,对其发展的限制作用越来越明显。截至2017年11月末,根据公开可得数据,计算了2017年1~11月发行债券的高速企业每条路产的剩余收费年限,再将里程加权平均计算得到对应企业的高速公路剩余收费年限。在可得数据样本中,剩余收费年限最长的三家为安徽省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和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平均剩余收费年限分别为15.2年、15.3年和16.4年。收费期限的限制对于高速企业的投资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收费年限到期后资产规模和经营现金流的下降或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公司的业务发展和融资能力。

  鉴于高速企业面临的政策风险较大,业务较为单一,高速企业需要进行战略转型,挖掘现有资源的潜力并布局新领域,培育新的利润点来分散经营风险。

  二、高速企业未来发展模式

  面对高速企业发展过程中遇到的信用风险,未来我国高速公路企业发展大致可分为两个方向:选择与主业相关性强的行业,以及其他投资回报较高的新业务板块。

  (一)主业相关性较强的行业

  依托高速企业的路产资源,开展客货运输经营、物流、广告、公路配套服务区的综合经营等。高速公路视野开阔、里程长,地域广,是户外广告传媒的较好选择。近年来,物流需求与配送要求越来越高,物流仓储建设需求增大,高速企业拥有的路产作为物流运输必经之路可以凭借区位优势与物流公司合作建立物流仓储节点,将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原有路产资源的附加值。

  (二)其他投资回报较高的新业务板块

  高速公路具有良好的融资能力以及较高的知名度,可以利用这些优势,通过各种形式投资金融、新能源、贸易、房地产、信息产业等。

  案例一:安徽省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交控”)早在2006年就开始发展房地产开发业务,之后积极拓展综合运输板块和以商品贸易业务为主的路域经济板块,路域经济业务板块以汽油、柴油、润滑油购销为主,同时开展工程勘察设计及咨询业务等。2016年安徽交控房地产开发、路域经济和综合运输业务板块总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重达51.69%。

  案例二:河南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交投”)于2005年开始发展房地产业务板块,并陆续成立了两家具有一级资质的房地产子公司。此外,河南交投在工程施工业务板块业绩突出,自1975年始便在国际上开展承包公路桥梁工程项目,拥有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路基、路面、桥梁工程专业承包一级资质等,资质涉及范围较广,业务承揽能力较强。近年来,河南交投大力实施“走出去”发展战略,目前已在孟加拉、柬埔寨及国内外设立6个办事机构,工程施工业务板块逐渐成为河南交投主营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案例三: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北高速”)于2013年为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及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收购江苏徐州丰县光伏电站50.0%股权,业务范围拓展至光伏发电领域,2016年,华北高速光伏发电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30.91%。目前,华北高速拥有光伏电站分布在江苏、内蒙古、新疆和宁夏,并享受国家相关新能源补贴。除新能源光伏行业,华北高速还拓展了金融业、广告业和房地产行业业务。

  三、结论

  综上所述,我国高速行业面临较大的还本付息压力,2017年1~11月,高速企业发债规模继续增长。高速企业的财务风险体现在较高的有息债务规模及财务费用制约了企业的盈利能力,运营风险体现在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后通行费收入达不到预期水平、其他交通方式带来的分流影响以及技术风险,政策性风险主要是收费政策的变化所带来的风险以及路产剩余收费年限逐步紧张带来的风险。基于财务风险、运营风险和政策性风险,高速企业的转型发展势在必行。未来高速企业的发展方向包括发展与主业相关性强的行业,如客货运输经营、物流、广告、公路配套服务区的综合经营等;还可根据高速企业自身优势,发展其他投资回报较高的新业务板块,如投资、房地产、贸易等业务。虽然部分高速企业如安徽交控、河南交投、华北高速等均已逐步扩展其业务板块,但未来高速企业的成熟转型仍需根据自身的优势不断探索并实践。(文/闫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