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建中在博鳌亚洲论坛纵论——中国信用评级体系的战略抉择

发布时间:2010-04-12 09:49:00    点击:

       4月11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总裁关建中应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表专题演讲,纵论中国信用评级体系的战略抉择。

  目前,国际社会十分关注的全球发展的债务经济体的债务危机有可能引发下一轮全球性经济危机的问题,都在思考和探寻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和方案,关建中在博鳌亚洲论坛论述:“世界评级风险从美国的模式失败来看,依赖市场的调节机制解决日益复杂和庞大的社会信用风险是不可能的,所以政府、国家在信用风险评估方面起到作用,也就是说由国家管理社会信用风险,纳入国家的职能。所以我提出建立国家信用评议体系,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是国家有计划管理国家信用风险的体系。”无疑,这是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案”的关键所在。

  “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表明,现行国际信用评级体系难以充分揭示信用风险,如果不进行一场信用评级体系革命,建立起适应各国经济发展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世界就无法摆脱金融危机的威胁”,以及“对于中国来说,应当汲取美国信用评级体系的教训,抓住争取国际评级话语权的历史机遇,率先进行国家信用评级体系的变革。建立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刻不容缓。”这些判断是关建中在接受记者专访所强调肯定的,也是他在此次论坛上阐述的主要观点。

  在谈及信用评级的地位与作用时,关建中认为“第一,它跟国家的金融体系和战略安全有密切关系;第二,与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有密切联系;第三,关系到世界信用资源的分配和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它的战略地位。”

  进入后危机时代,由于中国信用评级体系所做战略抉择的重要意义在于:一是战略时机选择关系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二是定位选择关系人类社会安全发展;三是模式选择关系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四是机构选择关系中国核心利益和战略安全。因此,作为国内信用评级业首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关建中一针见血地指出:“由谁来掌控评级话语权是实施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战略的关键选择。”

  关建中演讲中的鲜明观点和充分论述,引起莅会代表和媒体的广泛关注,新华社、《经济参考》、网易财经、凤凰财经等权威媒体和网站纷纷跟踪做专题访谈并刊发演讲内容,以及深度报道。

  据了解,这是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的代表第二次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去年4月18日,关建中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时作《构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演讲,提出了构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战略构想。当时论坛内外和国际社会一致认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战略构想的提出正当其时,这一构想为揭示不同国家的信用风险、发展区域评级机构找到了一条在现代信用环境下建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正确道路。  

  附件1

  新华社专访

  大公国际总裁:建立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刻不容缓

  新华网博鳌(海南)4月11日电(记者白洁纯、郑玮娜)全球金融危机让业界开始重新审视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在此背景下,借鉴西方评级模式的中国信用评级体系会怎样发展?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表示,本次国际金融危机实质是高度社会化信用关系与落后信用评级体系之间的矛盾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建立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刻不容缓。

  他说,以美国为例,有关数据显示,2007年美国各类金融资产总规模已达61万亿美元,占全球金融资产的26.6%,金融交易总额约为52.4万亿美元,占全球金融交易量的41.5%,可谓系全球金融信用风险于一身。然而与之相比,有着百年历史的美国信用评级却始终没有纳入其国家安全体系,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导致评级机构的公共责任缺乏体制保障。

  关建中认为,当前各国的信用评级体系都是按美国模式所建立的,特别是由美国主导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

  他说,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表明,现行国际信用评级体系难以充分揭示信用风险,如果不进行一场信用评级体系革命,建立起适应各国经济发展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世界就无法摆脱金融危机的威胁。

  “对于中国来说,应当汲取美国信用评级体系的教训,抓住争取国际评级话语权的历史机遇,率先进行国家信用评级体系的变革。建立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刻不容缓。”他说。

  他说,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是国家对社会信用风险的管理系统,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建设应包括构建原则、组织结构、管理体制与机制、法律框架,以及研究体系等多个方面,“由谁来掌控评级话语权是实施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战略的关键选择。”

  附件2

  演讲实录

  关建中:把构建国家信用评级体系纳入国家的职能

  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4月9日至11日在海南省琼海市博鳌举行,有来自全球的近2000名政要、企业管理者、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与会。在国际会议中心一层东屿宴会大厅举办的主持人为路透社主持人简碧佩(Deborah KAN),主題为“公司治理:危机的教训”分会上,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总裁关建中表示,要把构建国家信用评级体系纳入国家的职能。以下为关建中的现场发言实录:

  关建中:去年在这里伦敦峰会说了评级问题,我认为监管解决不了评估体系的问题,这一节讨论公司治理,我认为还是应该把它放在企业自身的信用环境靠。因为我们现在的信用环境跟企业的环境越来越密切,一年多的时间我特别关注我们似乎忘记了评级机构由于提供错误的评级信息给市场带来的危害,也没有加以很好的总结,只是归结于衍生产品的过度、泛滥。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怎么看美国评级模式?我认为根本的问题是评级体系的模式出了问题,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正确的认识,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正确的出路。它的根本问题是评估体制和机制出了问题。所谓体制是把评级机构所承担的公共责任企业化了,把它作为一般的市场主体定位它,又没有加以有效的监管。同时它的竞争机制使得评级竞争导致了评级的趋同化,不太注重揭示风险。第二,收费模式使得它跟被评级机构的利益上冲突。模式的认识不改革,不可能真正接受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从国际评级体系来看也是这个问题,评级的机构是一个国家的机构承担整个国际社会的评级责任,这显然是有问题的。第三是评级标准,国家的评级标准是整个在国际信用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现在的评级标准是什么呢?包括五个方面,第一是评级标准的问题是用民主政治对国家政治进行排序,还有按照国家GDP对经济利益进行排序,还有按照经济和金融的对外开放度,也就是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对国家未来经济前景做判断。第四,强调的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和国家货币发行权来顶一个高的级别。最后,偿债的来源不是看国家有没有钱,有没有财政收入,而是能不能借到钱,能不能借新债换旧债,当前国家的评级标准由这五个方面构成,显然不能充分的揭示风险。我们关注到的希腊危机是远远不够的,整个评级体系给最大的债务国,就是发达国家高的信用级别,最高的信用级别占了全球90%以上的信用资源但•对世界经济的发展是有限的,导致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关建中:首先在信用评级方面应该达成一个共识,金融危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信用评级地位的认识,第一,它跟国家的金融体系和战略安全有密切关系;第二,与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有密切联系;第三,关系到世界信用资源的分配和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它的战略地位,战略地位不是人为的提高他,客观现实是整个人类社会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信用挑战,信用挑战从五个方面可以总结:1、信用的资本化导致的信用过度扩张;2、滥用信用导致信用的泡沫化;3、信用风险在全球的传达日益严重;4、信用资源占有的不平衡导致世界经济发展不均衡;5、信用风险信息严重不对称,有可能使得危机常态化。

  关建中:比如说大家所关注的全球发展的债务经济体的债务危机问题,这个问题潜在有可能引发下一轮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我们处在信用全球化或者信用高度社会化的阶段,人类社会面临着这么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又凸显了几个规律性的东西:1、人类债权债务关系,信用关系正在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经济关系;2、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又是信用社会的主要矛盾;3、怎么样揭示风险?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评级体系来揭示风险,这也是危机以后总结应该得出的结论。似乎我们从整体来看,在这方面的关注度不够,所以我们应该在这几个方面达成共识。

  解决的途径和方案我是这么认为的,世界评级风险从美国的模式失败来看,依赖市场的调节机制解决日益复杂和庞大的社会信用风险是不可能的,所以政府、国家在信用风险评估方面起到作用,也就是说由国家管理社会信用风险,纳入国家的职能。所以我提出建立国家信用评议体系,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是国家有计划的管理国家信用风险的体系,应该有三个组成部分:一、国家的信用管理机构;二、信用评级标准;三、评级机构。三位一体构成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它的职能是不一样的,并不意味着由国家评级,首先由国家管理,第一职能是制定中长期规划,整合整个国家的信用资源、信用信息。评级标准为什么很重要,评级标准是整个国家评级体系当中的技术构成,国家在这方面的管理并不意味着国家制定标准,更不能称之为国家评级标准,如果这样认为是非常措施的,所以国家的管理评级标准主要做出规划、计划,甚至我们要鼓励评级机构进行这方面的竞争。第三是评级机构,评级机构的作用是实施,它是特殊的企业,首要职责是社会公共责任,要实施国家在评级标准方面的规划和计划,这是国家授予它的。所以国家评级标准应该叫国家监管,有限竞争这么一个模式。

  关建中:这样一个模式,特别是关于评级机构的问题,我认为我们要在体制上给予它地位很重要,它不是一般的市场主体,也不能准公共机构,所以这里面要相对的竞争。也就是说国家要把特许授权两家本土的有代表性的机构,有实力来主导这件事。每一个评级的受评主体由两家进行评级制衡,避免了评级竞争。在收费模式上不能由现在这样的模式,改革为由监管机构进行收费转移支付的方式,还有一种方式是向评级信息的使用者收费。

  我们说评级的管理机制应该把握四个原则:1、完全限制评级和价格竞争;2、鼓励评级技术竞争;3、要有淘汰机制,淘汰机制是我们应该在评级机构的设置上有第二个层次,第二个层次是一般的评级机构,它不是主体。

  第三是监管,我们对整个国际评级机构没有任何监管,在这个问题上显得比较含糊,其实国际评级承担的是国际社会的责任,但用一个国家的法律无法监管另外一个国家带有主权性质的评级机构,所以监管基本是失灵的。最后就是在国际上的评级竞争,国际评级竞争不能正确揭示国家风险,包括跨国金融机构的风险。

  所以这四大问题使得我们所知道的,所得知的国际评级信息是错误的,这也是这次金融危机,我们总结经验教训,一个是评级体系从根本上出问题。以美国为主,以国家评级为例,我觉得这是根本原因。

  (注:标题为编者所加)

  附件3

  新浪财经

  关建中:评级管理应该有淘汰机制

  新浪财经讯 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4月9日至11日在海南省琼海市博鳌举行,有来自全球的近2000名政要、企业管理者、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与会,新浪财经全程直播本次会议。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总裁关建中表示,评级的管理机制应该要有淘汰机制。以下为关建中的现场发言实录:

  关建中:首先在信用评级方面应该达成一个共识,金融危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信用评级地位的认识,第一,它跟国家的金融体系和战略安全有密切关系;第二,与人类社会安全发展有密切联系;第三,关系到世界信用资源的分配和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它的战略地位,战略地位不是人为的提高他,客观现实是整个人类社会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信用挑战,信用挑战从五个方面可以总结:

  1、信用的资本化导致的信用过度扩张;

  2、滥用信用导致信用的泡沫化;

  3、信用风险在全球的传达日益严重;

  4、信用资源占有的不平衡导致世界经济发展不均衡;

  5、信用风险信息严重不对称,有可能使得危机常态化。

  比如说大家所关注的全球发展的债务经济体的债务危机问题,这个问题潜在有可能引发下一轮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我们处在信用全球化或者信用高度社会化的阶段,人类社会面临着这么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又凸显了几个规律性的东西:1、人类债权债务关系,信用关系正在成为人类社会的基本经济关系;2、信用风险、信息不对称又是信用社会的主要矛盾;3、怎么样揭示风险?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评级体系来揭示风险,这也是危机以后总结应该得出的结论。似乎我们从整体来看,在这方面的关注度不够,所以我们应该在这几个方面达成共识。

  解决的途径和方案我是这么认为的,世界评级风险从美国的模式失败来看,依赖市场的调节机制解决日益复杂和庞大的社会信用风险是不可能的,所以政府、国家在信用风险评估方面起到作用,也就是说由国家管理社会信用风险,纳入国家的职能。所以我提出建立国家信用评议体系,国家信用评级体系是国家有计划的管理国家信用风险的体系,应该有三个组成部分:一、国家的信用管理机构;二、信用评级标准;三、评级机构。三位一体构成国家信用评级体系。它的职能是不一样的,并不意味着由国家评级,首先由国家管理,第一职能是制定中长期规划,整合整个国家的信用资源、信用信息。评级标准为什么很重要,评级标准是整个国家评级体系当中的技术构成,国家在这方面的管理并不意味着国家制定标准,更不能称之为国家评级标准,如果这样认为是非常措施的,所以国家的管理评级标准主要做出规划、计划,甚至我们要鼓励评级机构进行这方面的竞争。第三是评级机构,评级机构的作用是实施,它是特殊的企业,首要职责是社会公共责任,要实施国家在评级标准方面的规划和计划,这是国家授予它的。所以国家评级标准应该叫国家监管,有限竞争这么一个模式。

  这样一个模式,特别是关于评级机构的问题,我认为我们要在体制上给予它地位很重要,它不是一般的市场主体,也不能准公共机构,所以这里面要相对的竞争。也就是说国家要把特许授权两家本土的有代表性的机构,有实力来主导这件事。每一个评级的受评主体由两家进行评级制衡,避免了评级竞争。在收费模式上不能由现在这样的模式,改革为由监管机构进行收费转移支付的方式,还有一种方式是向评级信息的使用者收费。我们说评级的管理机制应该把握四个原则:1、完全限制评级和价格竞争;2、鼓励评级技术竞争;3、要有淘汰机制,淘汰机制是我们应该在评级机构的设置上有第二个层次,第二个层次是一般的评级机构,它不是主体。

  附件4

  凤凰财经

  关建中:国家评级体系从根本上出了问题

  凤凰网财经 博鳌亚洲论坛2010年年会4月9-11日在海南举行,凤凰网财经全程进行报道。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总裁关建中在论坛上表示,这次金融危机,我们总结经验教训,一个是评级体系从根本上出问题。以下为关建中发言实录:

  主持人:评估机构在美国出现了问题,让您谈谈中国评级机构的情况,为什么美国评级机构出现问题?

  关建中:去年在这里伦敦峰会说了评级问题,我认为监管解决不了评估体系的问题,这一节讨论公司治理,我认为还是应该把它放在企业自身的信用环境靠。因为我们现在的信用环境跟企业的环境越来越密切,一年多的时间我特别关注我们似乎忘记了评级机构由于提供错误的评级信息给市场带来的危害,也没有加以很好的总结,只是归结于衍生产品的过度、泛滥。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怎么看美国评级模式?我认为根本的问题是评级体系的模式出了问题,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正确的认识,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正确的出路。它的根本问题是评估体制和机制出了问题。所谓体制是把评级机构所承担的公共责任企业化了,把它作为一般的市场主体定位它,又没有加以有效的监管。同时它的竞争机制使得评级竞争导致了评级的趋同化,不太注重揭示风险。第二,收费模式使得它跟被评级机构的利益上冲突。

  模式的认识不改革,不可能真正接受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从国际评级体系来看也是这个问题,评级的机构是一个国家的机构承担整个国际社会的评级责任,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第二是评级标准,国家的评级标准是整个在国际信用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现在的评级标准是什么呢?包括五个方面,第一是评级标准的问题是用民主政治对国家政治进行排序,还有按照国家GDP对经济利益进行排序,还有按照经济和金融的对外开放度,也就是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对国家未来经济前景做判断。第四,强调的是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和国家货币发行权来顶一个高的级别。最后,偿债的来源不是看国家有没有钱,有没有财政收入,而是能不能借到钱,能不能借新债换旧债,当前国家的评级标准由这五个方面构成,显然不能充分的揭示风险。我们关注到的希腊危机是远远不够的,整个评级体系给最大的债务国,就是发达国家就是高的信用级别,最高的信用级别占了全球90%以上的信用资源但•对世界经济的发展是有限的,导致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第三是监管,我们对整个国际评级机构没有任何监管,在这个问题上显得比较含糊,其实国际评级承担的是国际社会的责任,但用一个国家的法律无法监管另外一个国家带有主权性质的评级机构,所以监管基本是失灵的。最后就是在国际上的评级竞争,国际评级竞争不能正确揭示国家风险,包括跨国金融机构的风险。

  所以这四大问题使得我们所知道的,所得知的国际评级信息是错误的,这也是这次金融危机,我们总结经验教训,一个是评级体系从根本上出问题。以美国为主,以国家评级为例,我觉得这是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