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发布首批50国家信用等级报告

发布时间:2010-07-12 09:58:00    点击:

  2010年7月11日上午,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北京发布2010年国家信用风险报告和首批50个典型国家的信用等级。这是中国、也是世界第一个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第一次向全球发布的国家信用风险信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国家发改委、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财政部、新华社等相关政府部委领导,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国内外金融机构代表和知名专家学者,以及40多家中外媒体共100多人参会。

  从全球金融海啸,到希腊债务危机,持续延烧的金融危机日益凸显出现行国家主权评级的缺陷和弊端,改革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日前在多伦多第四次G20峰会上特别强调:“要制定客观、公正、合理、统一的主权信用评级方法和标准,使有关评级结果准确反映一国经济状况和信用级别。”

  在此背景下,大公首次依据自己创建的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评价并发布全球50个国家信用等级。大公国家风险部总经理林文杰在《大公2010五十个国家信用等级报告》中对评级情况进行了全面介绍。这50个国家分布于全球各洲,欧洲二十国、亚洲十七国、北美两国、南美六国、非洲三国和大洋洲两国,50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的90%。其中,中国信用等级本币AA+、外币AAA,美国本币AA、外币AA,德国本币AA+、外币AA+,日本本币AA-、外币AA(附表)。从整体信用水平看,本币投资级以上级别(BBB-及以上)的国家占72%,投机级(BB+及以下)国家占28%,外币投资级以上级别国家占74%,投机级占26%。从本外币级别一致性看,本外币信用级别相同的国家是38个;本币级别低于外币级别的国家有3个;本币级别高于外币级别的国家有9个,基本反映了世界主要区域信用风险的典型特征,以及国家信用风险在世界范围的布局及变化情况。

  从大公的国家信用级别与美国三家评级机构——穆迪、标普和惠誉的评级结果的比较分析来看,明显地反映出在不同评级理念指导下对具体国家偿债能力在判断上的差异。从大级别(不考虑+/-号的差异)的评定来看,美国三家评级机构之间的信用等级差异较小;大公与三家评级机构的差异则十分显著,存在明显级别差异的国家共为27个,占总数的54%。一致高于三家评级机构的国家主要集中在政治稳定,经济表现较为优秀的新兴市场国家;一致低于三家评级机构的国家主要集中在经济发展缓慢、债务负担日益沉重的发达国家。产生上述差别的具体原因在评级理念和方法上,根本原因则在于它反映了大公不以意识形态划界,平等维护国家信用关系各方利益的根本立场。

  大公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在题为《向世界提供公正的信用评级资讯》的讲话中表示,爆发金融危机和希腊危机的本质原因是现行国际评级体系不能正确揭示债务国的偿还能力,向世界提供了错误的信用评级信息。他认为,在信用全球化背景下,现行国际评级体系已难以承担起向世界提供债务国信用风险信息的公共责任。大公依据自己创建的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发布50个国家信用等级,这标志着一支新兴评级力量开始登上国际信用评级舞台,为改革不合理的国际评级体系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局面。

  大公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是什么?关建中说,这个标准的核心要素是“国家管理能力、经济实力、金融实力、财政实力和外汇实力”。大公国家信用评级标准体现的核心思想是:支撑国家举债能力和偿还债务来源的根本是该国的财富创造能力。大公依据债权债务关系形成的一般原理,考察相关要素的内在联系,结合各国具体情况,经过复杂的分析过程,最终评估出每个国家的信用等级。

  据介绍,大公国家信用评级在具体操作过程中重点把握五项原则:一是对一国综合体制实力和政府财政状况的综合系统评估;二是把财政状况作为对于一国政府债务偿还能力具有直接决定作用的因素;三是政府财政收入的创造能力是债务偿还的基础,融资收入并非是政府偿债能力的根本性保证;四是随着外部冲击对国家信用的影响日益严重并更加频繁,综合体制实力在保障信用水平的稳定性方面具有突出作用;五是信息、数据的来源和使用遵循真实性、时效性和一致性的原则。

  发布会上,大公国家风险部技术总监杜明艳还发布了《2010年国家信用风险报告》。该报告通过多数国家政府债务规模持续加速扩大的趋势,预测全球国家信用需求总体仍呈增长态势;报告基于“宏观经济增速与债务增速之间的差距明显拉大”等三个层面的综合分析,给出发达国家信用风险恶化、国家信用风险仍处于高位并进一步复杂化的判断;此外,报告论述了国家信用风险对世界经济和国际信用关系的影响,并围绕解决主要债务国信用风险信息严重不对称问题、改革现存国际信用评级体系及改革步骤等,就国家信用风险对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影响做出全面、客观的评估。

  与会嘉宾和专家认为,中国独立信用评级机构致力于争取国际评级话语权,对维护我国金融主权、推动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重构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通过向世界发布客观、公正的国家信用风险信息,改变国际信用资源占用的失衡状态,改变美国三大评级机构长期垄断国际评级话语权的格局,促进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均衡发展;另一方面,为中国争取应有的国际金融话语权、规则制定权提供支持,特别是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获得合理的金融定价提供信用信息服务。

  专家们在对中国大公发布第一批50国家信用评级报告表示支持和赞赏的同时,呼吁国家相关部门充分应用这一创新性国家信用评级成果,并期待中国自主信用评级机构为中国取得国际信用评级话语权,参与国际评级体系重建做出更大贡献。

  最后,大公董事长兼总裁关建中及其发布人员还回答了中外新闻媒体记者的提问。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是我国著名评级机构,大公国家信用评级启动于2006年,从研究全球信用经济的本质规律出发,反复探索影响国家信用风险的诸基本要素和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对国家信用评价标准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2009年5月发布了我国第一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信用评级方法,并于年底完善形成了全套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文件。大公国家信用评级标准不同于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主导的现行评级标准,在评级立场、思维方式、理论体系和分析方法上与其存在着较大区别,具有更强的科学性、客观性和合理性。突出特点是针对国家信用风险的特征和现行评级标准的缺陷,大公的评级方法重点从十个方面着手对国家信用评级技术进行了创新,能够更为客观、准确地揭示国家信用风险运行的规律。

  据悉,基于这一新型国家信用评级标准所进行的大公国家信用评级,每年的受评国家总数将超过100个。关建中表示:他真诚期望大公的国家信用风险研究成果“为在茫茫风险中寻找商机的人们照亮方向,为信用时代的人类发展迎来一个新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