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为保险业偿付能力发展建言献策

发布时间:2016-11-11 15:59:00    点击:

  近日,中国保监会组织召开“偿付能力监管工作座谈会”。大公与保监会相关部门领导、社科院、普华永道等相关人士共同出席会议,此次会议主要针对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以下简称“偿二代”)相关问题进行探讨。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保监会积极推进“偿二代”实施工作,实现了新旧体系的平稳过渡。

  从“偿二代”实施情况看,达到了制度设计初衷,取得了良好效果。一是科学全面地反映了保险公司的风险。与“偿一代”相比,“偿二代”能够更加全面反映保险公司的产品、投资、再保险等风险,风险识别能力显著增强。二是促进行业转型升级。“偿二代”以风险为导向,督促保险公司在业务发展的同时,统筹考虑风险和资本。“偿二代”实施以来,保险公司的产品结构、业务品质、资产质量不断优化,资本内生能力显著增强。

  但是,“偿二代”也并不是完美无瑕,有三家寿险公司被曝偿付能力不足。据媒体报道,截至10月31日,超过100家保险公司披露了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其中中融人寿、新光海航人寿和中法人寿公司因偿付能力不足被保监会点名。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指出,自2016年风险为导向的“偿二代”正式实施以来,有效引导了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但一定也存在相应的问题和不足,具体表现在以下七个方面:

  第一,在监管规则转变的过程中,部分企业尚缺乏有效的信息统计手段,亟需建立标准化的统计数据库;第二,保险公司大量进入非金融行业,甚至出现大规模的跨国并购,对相关的块区域、市场和行业的风险如何实施有效监管亟需解决;第三,部分保险公司股权结构不清晰且变动相对频繁,尤其是外行业股东进入保险行业,如何有效监控关联交易风险是个问题;第四,在产品更加复杂的情况下,信用风险加大,如何加强对投后系统性管理有待商榷;第五,“偿二代”能够有效引导行业稳健经营,但部分公司为了临时性满足监管要求,会出现一定的“逆向选择”同时也存在“重打分轻落地”的实际情况,这一切必须引起关注;第六,资产负债匹配管理与流动性管理相比要求更高,目前各相关企业普遍没有达到标准;第七,“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政策落实不到位,对定价管得过死,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第八,“保险姓保”的问题仍然没有根本解决,无法满足当前经济发展需要。

  针对上述提到的保险业偿付能力目前出现的一些问题,大公从信用评级的角度出发给出五个方面的合理化建议:

  第一,倡导保险公司在债项信用评级之外进行年度主体信用评级并披露。根据市场约束机制监管规则的要求,评级机构应更多地发挥保险公司与市场之间的纽带作用。因此,倡导保险公司在债项信用评级之外,积极主动开展信用评级,并通过公开发布信用等级,形成市场化的第三方信用公示制度,使保险公司信用评级制度成为市场约束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现金流压力测试场景选取应更加充分考虑不同公司的经营特点。根据流动性监管要求,保险公司需基于保监会设定的两个必测情景进行现金流压力测试并在偿付能力报告中披露测试结果。其中必测情景二为“固定收益资产20%无法收回本息”。但由于一些资本驱动型中小保险公司的固定收益类资产配置占比较小,导致其净现金流在该压力情景下受到的影响很小。因此,建议根据保险公司大类资产配置特点,有针对性地规定多种可选择的必测情景,可有效提升流动性风险监管效力。

  第三,完善内含价值报告编撰、报送、披露规则。为充分发挥信用评级对偿付能力监管的辅助作用。建议加强对内含价值报告编撰报送规则的标准化要求,强调总精算师负责机制,同时,适当完善内含价值及新业务价值的信息披露规则,如可在年度报告中做简表进行披露等,使内含价值作为偿债来源充足性的重要参考指标向市场进行公开。

  第四,推动保险公司资本补充机制的多元化,现阶段较为常见的两种资本补充方式股东资本注入(股本或资本公积)和发行债务性资本工具(资本补充债券和次级定期债务)难以满足资本补充需求,建议监管机构可尝试选取合适的机构,开展发行优先股、保单责任证券化或财务再保险等新型方式补充和释放资本试点。

  第五,尽快完成其他监管规则的切换。在保监会先前发布的监管规则中,有一些监管要求直接与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挂钩,如对经营投资型财产保险产品的财产保险公司要求“最近连续4个季度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应高于150%。”

  以规模为导向的“偿一代”之后的升级版“偿二代”是以风险为导向,这使得不同风险的业务对资本金的要求出现了显著变化,从而显著影响保险公司的资产和负债策略。大公提出的五方面建议切中“偿二代”的风险管控问题的要害,得到与会人士高度认可。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会与相关业界专家学者继续探讨行业运行背后的深层次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