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发布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 一座世界评级技术革命的里程碑

发布时间:2013-01-23 10:46:00    点击:

       1月21日,新兴国际评级机构大公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向世界公布首部非西方新型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

  地方政府作为担负国家机器职能的特殊债务人,和信用关系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其信用风险形成因素更为复杂,识别风险的难度更大,揭示风险的意义更为深远。全球信用危机证明西方评级方法已不能正确揭示地方政府信用风险,难以承担世界评级责任。大公自主创新的这一评级方法填补了后危机时代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标准的真空,所体现的信用评级思想理论具有世界评级技术革命的里程碑意义。

  据称,大公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的里程碑意义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第一次找到了评级的历史定位。人类百年评级历史实践没有明确评级要回答什么问题,大公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通过回答债权人关心的“地方政府债务上限的数量边界在哪里?地方政府的存量债务能否按期偿还?还有没有新增债务空间?”,明确了评级的责任与地位。

  二是第一次完整阐释了信用评级思想。迄今为止的世界所有评级方法都没有专业的、完整的评级思想体现,使人们难以认识信用评级的全貌。大公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是依据大公独创的信用评级原理评判地方政府总体债务偿还能力的一般方法,它适用于全球中央政府以外的各级政府信用评级。该方法遵循现代信用经济生产与信用、信用与评级的矛盾运动规律,从9个方面体现了大公的评级思想。

  三是第一次创新了财富创造能力为基石的偿债来源偏离度评级理论。“违约率”是西方评级方法的核心思想,因其实质是通过债务人违约事件验证评级是否正确而不能揭示和预警信用风险,大公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坚持把财富创造能力作为偿还债务的基石和根本来源,认为一切偏离财富创造能力的偿债来源都具有不确定性,偏离越大风险越大。这一核心评级思想的建树颠覆了不能承担预警信用风险的违约率检验评级理念,从实践上成为阻止人们突破财富创造能力而滥用信用的强大力量。

  据介绍,西方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方法有以下重大缺陷:其一,西方标准通篇找不到对地方政府评级的目的是什么,从而难以判断其评级的意义;其二,西方标准的评级理论空白使其完全不能体现客观事物的内在联系而难以经受评级实践的检验;其三,西方标准没有给予财富创造能力应有的评级地位,使其无法清晰地建立起偿债来源与偿债能力之间的逻辑关系,灵魂要素的缺失导致整个标准找不到偿债能力的地位;其四,西方标准坚持违约率的事后检验评级结果的核心评级理念使评级完全不能预警信用风险;其五,评级指标的运用和整个分析过程完全缺乏内在逻辑,没有体现真正的风险形成因素及其内在联系;其六,对美国和其他国家采取双重评级标准,使评级信息不具有一致性与可比性。

  据悉,大公自2008年开始,经过5年的系统研究,从105个国家地方政府信用风险形成特殊性中抽象出一般规律,构建起了完整的地方政府信用评级思想理论体系。

  来自发改委、财政部、人民银行和证监会等国家部委领导,证券、基金管理公司的金融高管和高级分析师,相关研究机构专家学者,国内外100多家媒体记者出席了发布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