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观察:绿色债券助力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之路

发布时间:2017-04-12 11:18:07    点击:

  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迫在眉捷

  1、新常态经济下传统制造业发展成为中国经济的痛点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高速增长是对中国经济运行态势最鲜明的诠释,但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步入下行通道,原来被高速增长掩盖的结构性矛盾随着经济增长的回落逐渐暴露出来。其中一个问题是传统制造业的产能过剩。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制造业经历了辉煌的历史,支持着经济的快速增长,但由于发展过快,造成了产能过剩严重,加上对资源、能源的过度消耗,所引起的环境问题越来越受到公众的诟病,因此在当下经济增速换档、结构调整阵痛时期,促进传统产业转型是对国家经济结构的重新划分。如果传统产业转型成功,其对我国经济发展的意义将是十分重大的。

  2、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传统制造业提出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结构性矛盾的破解需要结构性的改革措施,在结构性改革中供给侧改革是推动我国经济转型的核心举措,供给侧改革简言之是从供给端和生产端入手,提高供给质量,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让资源从产能过剩的地方流向产能不足的地方,使要素从效率低的部门流向效率高的部门,从而扩大有效供给,促进经济社会持续健康的发展。传统制造业在过去快速扩大的过程中采用的是粗放式发展模式,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突出,供给侧改革则要通过引导传统制造业减少过剩产能和资源耗费、环境污染产能的供给,增加中高端、绿色、创新、高效的有效供给,实现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从而保证其可持续发展下去。

  绿色债券在中国市场的发行情况分析

  根据Wind资讯公开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末,中国债券市场共发行贴标绿色债券90只(有独立债券代码计为一只),发行规模为2220.17亿元。从发债主体所属行业来看,由于金融机构规模优势明显,其发行的绿色债券规模占绝对主要地位;其次占比较高的是电力能源类企业和制造业。

\

  表 截至2016年末国内贴标绿色债发行情况

  注:债券数量的统计按实际发行只数(有独立债券代码计为一只)统计且不包括未贴标绿色债;发债主体行业分类按照证监会行业分类标准统计

  单从制造业企业发行绿色债的情况来看,其发行数量处于中等水平,发行金额占比4.66%,规模一般。从发行主体来看,15只制造业绿色债的发债企业为6家,其中有三家为新能源类企业,1家为回收利用废弃资源循环再造的高新技术企业,只有两家为传统制造业。

  从发行情况来看,传统制造业使用绿色债券用于项目建设的应用进展还比较缓慢,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绿色债券天生适用于环保类、新能源类等企业,这些企业本身处于绿色行业中,与绿色债券的初衷可谓是不谋而合,在其项目选择、项目审批等多方面高度融合,因此反应速度较快,而传统制造业在多年的发展中已经形成了稳定的产品结构和项目规模,且多数不属于绿色项目,如果新建绿色项目,在项目筛选、可行性研究、项目审批,各种评估、相关批复手续等方面均需要耗费相应的时间,无法快速地符合绿色债券的发行要求。

  绿色债券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建议

  1、增加绿色项目融资的综合优势,提供多种融资途径和优惠政策,降低融资成本

  目前发改委的绿色企业债券提出了六个方面的综合支持政策,包括加强地方政府支持、拓宽担保增信渠道、“债贷组合”增信、债券品种创新、加强与绿色投资基金的协同和鼓励多种融资方式相结合。此外,交易商协会在“债贷组合”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出专项发展基金,通过“债贷基组合”模式统筹安排专项发展基金、贷款和DCM三类资金的期限和金额,同时满足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资本金的债务融资需求。在交易所方面,我们期待能够提高绿色债券的质押率或给予其风险权重的优惠等,以吸引投资者认购绿色债券。此外,财税优惠也是各国普遍采取的降低融资成本的措施,包括价格补贴、贴息、减免税收等。

  2、加快落实绿色认证机构主体资格的认定

  目前监管机构对于发行绿色债券均鼓励企业进行第三方绿色认证,但在实务操作中,发改委不需要第三方认证。交易所和交易商协会的绿色债券超过90%的发债企业采用了第三方认证。目前国内有很多可做绿色认证的机构,专业水平参差不齐。现阶段,绿色认证主体资格权威认定的缺失问题会随着日益增长的认证需求而扩大,我认为解决的办法是在前期阶段,需要监管机构尽快出台绿色债券认证机构名单以及适用范围,为发行绿色债券的企业提供明确的指导,随着绿色债券市场各方逐渐成熟,可以通过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则自然选择认证主体。在此期间,亟待培育本土独立的绿色认证机构,为我国未来绿色债市场的茁壮成长提供土壤。

  3、构建第三方认证和验证体系,保证绿色项目持续发绿或杜绝“漂绿”,避免劣币驱逐良币

  首先在发行期,要真正能够判定项目是否是绿色以及绿色程度;其次,绿色债券在发行后,通常会要求企业定期就其融资用途,项目进展以及相关的环境效益做出报告,这是保证绿色项目持续发绿的方法,但同时为了避免项目存在“漂绿”的嫌疑,对绿色债券年度报告做出验证也是保证透明度和绿色属性的必要措施。

  4、募集资金使用和最终管理的相关准则及配套系统需尽快完善

  发行绿色债券最核心的条件是募集资金要用于符合条件的绿色项目,因此除了要认定绿色项目外,持续追踪资金流向是另一个重点要素,建议强制采用严格的资金管理系统,建立专用资金账户来限制绿色债券融资的专款专用,同时融资款项净额应当转入二级投资组合,或者由发行人通过其他方式作为其贷款和投资业务的一部分加以跟踪和管理。

  5、将生命周期评价应用到绿色项目中促进传统制造业全方位转型升级,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

  对绿色项目进行生命周期评价的意义在于,第一,通过科学的方法,掌握生产单位产品的资源、能源消耗和环境指标,从而明确产品的绿色程度。第二,在同类产品的技术、质量、成本等技术经济指标越来越接近的情况下,环境性能是产品的重要竞争力,有助于企业绿色产品的认证和发布,应对趋势越来越明显的绿色贸易壁垒,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第三,由于生命周期评价是从产品生产的全流程考虑资源、能源和环境排放,避免能耗、污染转移,可以准确发现产品生产流程中各工序降低资源、能源消耗,减少环境排放的潜力点和改进潜能。第四,可为环境技术、环境决策提供支持,提高决策的可靠性和科学性。第五,在企业的供应链管理方面,对上游产品,可指导绿色采购、绿色运输;对下游用户,可提供产品环境性能数据,满足下游用户的绿色采购要求。第六,向社会公布产品LCA信息,获得公众的信任、支持和尊重,提升企业的国内、国际形象。

  6、完善和规范绿色债券信息披露

  2016年8月31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逐步建立和完善上市公司和发债企业强制性环境信息披露制度”。完善的信息披露是市场化机制监督绿色属性的关键,目前国内贴标绿色金融债的披露较完备,披露了募集资金投向绿色项目所属的绿色行业领域及其占比数据、募集资金投向绿色项目所在地区及其占比数据等,基本达到了发达国家绿色债券的信息披露要求,但其他类型的绿色债券在公开披露文件中则相对简单。因此,在完善绿色债券信息披露方面,建议首先明确并统一信息披露的标准和内容,其次对披露方式加以规定,最后,要明确信息披露需要持续到项目完成,形成一个信息披露闭环,这样才能保证募集资金真正投向绿色产业项目。

  传统制造业发行绿色债券给信用评级带来的新思维

  绿色债券是在普通债券的基础上加入了绿色的元素,那么信用评级在评估发债企业对绿色债券的偿债能力中应深入分析绿色程度与债券违约风险之间的关系,评估绿色因素对债券违约风险的影响。从理论上来看,国内部分评级机构已经开始将环境因素的评级指标纳入到绿色领域的评级方法中来,但在评级实践中,尚未将环境作为一个评级维度,主要原因一是因为评级方法尚未完善,二是信息披露较少而无法判定。

  未来评级机构在对传统行业的评级中应注意两点:第一,对于发行普通债券的传统行业发债企业,应加大环境因素方面的压力测试,如火电、水泥、钢铁、化工等污染较严重的行业,其所面临环境风险还没有全部转化为信用风险,随着环境法规政策的出台,未来这些行业的环境风险将加大,在这种情况下,信用评级需要充分考虑可能影响偿债能力的环境因素,增加其在评级指标中的风险权重;第二,对于发行绿色债券的传统行业发债企业,应能够实现将环境成本定量化后纳入绿色信用评级模型中,并将绿色因素对违约风险的影响分析在信用评级报告中进行披露。(文/魏诗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