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浪尖上的消费金融ABS连载(四):聚焦四大消费金融类ABS风险

发布时间:2017-04-17 09:28:42    点击:

  编者按:大公推出《繁荣下的理性——风口浪尖上的消费金融ABS》,从各个角度阐述消费金融ABS的核心信息,以餮读者。

  消费金融类贷款具有单笔金额小、分散度高、期限短、超额利差丰厚等特征,具备良好的资产证券化特质,一跃成为我国资产证券化市场最重要的基础资产类型之一。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消费观念的转变,越来越多的消费金融类贷款细分领域不断迸发, 消费金融类ABS发行人涉及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电商平台、小贷公司、网贷平台等不同主体,但快速发展的同时风险事件也频繁暴露。本系列将围绕消费金融类ABS现状、优势与作用、消费金融ABS发行人及产品分类、交易结构、增信措施、风险关注等方面进行分析与探讨,深度解析繁荣情景下的消费金融类ABS的发展与关注点。

  作者:许栋、段琼、张子彪

聚焦四大消费金融类ABS风险

  消费金融类贷款虽存在分散、额度小的特征,具有极强的资产证券化属性,但消费类贷款公司的风控措施、信用管理机制、大数据管理能力参差不齐,其暴露的信用敞露情况也不尽相同。2016年接连曝出若干消费贷款公司业务推广上存在不规范问题,例如片面追求规模和市场导致基础资产质量严重下滑,消费贷款业务不良率甚至已超过10%。对于消费金融类ABS风险主要从行业、原始权益人、基础资产及交易结构四个方面重点关注。

  消费贷款行业整体仍面临较大风险

  个人征信信息不充分,消费贷款监管制度不完善,行业整体风险较大。

  为了防范消费贷款资产不良率逐步攀升,2016年年底开始逐步收紧互联网金融类资产证券化产品操作。目前监管批准发行消费金融类ABS产品,除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以外,仅集中于阿里、京东、唯品等信用贷款质量良好的消费贷款公司,对于消费贷款行业整体仍面临较大风险。

  监管缺位环境下消费贷款公司经营风险较大。在行业发展初期,消费贷款公司缺乏准入门槛、行业标准及自律监管标准,产品模式不成熟,容易滋生欺诈等道德风险,例如P2P公司倒闭跑路的平台不在少数,造成投资者资金损失。目前许多实质上从事消费贷款的机构没有金融牌照,游离于监管之外,一旦发生风险,持续经营的可能性不大,不利于消费金融类ABS业务的开展。

  我国个人征信信息披露不充分,渠道过窄,增加消费贷款公司风控难度。目前我国个人征信信息渠道窄、成本高,现有中低收入群体主要集中于蓝领、职场新人、学生等个人征信信息不充分,部分消费贷款企业目标群体为银行贷款记录“小白”,人行征信系统信用表现空白,增加了消费贷款公司的风控难度。未来随着消费贷款公司客户数据的逐步积累,风险体系将不断完善,对于消费贷款行业仍需要时间整合发展。

  原始权益人风险杠杆率较高

  由于原始权益人/资产服务机构在消费金融类ABS产品中负责贷款的审核、发放、催收等,对专项计划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需对原始权益人/资产服务机构的业务运营情况等持续关注。

  消费金融类企业成立时间较短,风控及系统薄弱,作为资产服务机构的持续经营能力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消费金融类企业成立时间较短,主体持续经营能力较弱。特别是互联网背景的消费金融企业,大部分兴起于近三年,主体资质通常较弱,市场认可程度较低,融资成本较高,加之市场竞争较为激烈,其持续经营能力有待进一步检验。同时,由于其成立时间较短,业务处于上升及规模扩张期,风险尚未得到充分暴露,风控体系尚未得到较好的检验。其次,尤其是互联网消费金融贷款企业主要以线上业务为主,未对放款客户偿债能力进行实力考察,其风控体系的构建非常依赖于客户历史过往的数据表现,受限于展业时间较短,数据积累极不充分。

  消费贷款产品以高收益率覆盖高不良率,杠杆率较高,若资金链断裂将引发极大风险。

  目前消费贷款公司业务产品创新多,风险偏好高。消费贷款公司产品的利率基本保持在国家规定的合理利息范围,但通过增加管理费或者手续费等大幅提高了消费贷款的综合成本,以高收益率覆盖高不良率,若用贷款逾期后不及时提示,使用非规范手段进行催收入,更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同时,消费贷款公司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能够拓展资金来源,降低资金成本,提高资金流动性和杠杆倍数,但若产品存续期间资金链断裂将引发极大风险,且具较强的传染性。

  基础资产风险需要提前调研和防御

  消费贷款服务客户定位于中低收入群体,其还款能力不稳定进而影响产品兑付。

  因客户群体定位不同,消费贷款类企业服务客户群体定位于中低收入群体,主要集中于蓝领、职场新人、学生,与银行服务的客户群体形成互补,也就意味着受经济环境下行的影响,消费贷款借款人偿债能力具有不确定性;同时,中低收入群体的消费需求与收入及融资能力之间存在较大差距,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风险防范意识不强。尤其是校园贷产品,高校学生的偿债来源主要来自父母提供的生活费用,金额有限,可能发生期间逾期利息滚动最终背负巨额债务而无法偿付的风险。若基础资产发行大规模逾期甚至违约,将进而影响消费贷款类ABS产品本息的兑付。

  消费贷款欺诈事件频频爆发,关注平台跑路,作好充分调研缓释相关风险。

  消费贷款行业,风控为业务的核心,欺诈是风控的难点。而恶意欺诈用户一般不会采用真实身份借款,身份真实性识别是反欺诈的核心;而大部分欺诈用户,本并无消费贷款意愿,而是被中介欺骗来贷款的,从中介分成10%-20%的返点收入,被催收后才意识到贷款需要偿付,一旦逾期,将记入征信记录,影响终身信誉,同时背负巨额债务。

  消费金融类ABS,除要核实借款人本身的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也要关注与之合作的第三方消费场景主体实力,例如教育分期、医美分期、驾校分期一系列产品,若合作平台为实力较弱的机构,会出现经营不善导致业务暂停甚至破产情况,而消费贷款平台已将贷款打入合作机构账户,用户在不能继续享有服务的情况下仍具有贷款偿付义务,在法制意识淡薄的现实中,用户选择不付款的可能性极大。因此,消费金融类ABS产品中,对于第三方消费场景主体实力也需要充分调研,作好分析与判断,以缓释相关风险。

  交易结构面临循环购买和资金混同风险

  循环购买期间将面临资产质量下降甚至新增合格资产不充足的风险。

  消费金融类ABS一般采用循环结构以解决资产端与产品端期限不匹配的问题,减少资金闲置成本。而在循环购买的过程中,由于消费贷款公司大多处于业务扩张初期,会面临循环购买资产质量下降的可能性;同时,若原始权益人经营不善会出现业务规模下降,甚至出现新增合格资产不充足的情况。在资产证券化产品中设置循环期基础资产合格标准,设置加速清偿条款,以缓释循环期风险,保护投资人利益。

  资金混同导致资金流的闭环受阻。

  目前消费金融类ABS产品设计中,大多数资金回款会先回到资产服务机构,再进行循环购买或者到专项计划账户进行分配,资金与资产服务机构的自有资金混同,无法有效实现资金流的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