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背景下特钢行业信用风险研究

发布时间:2017-07-26 10:48:16    点击:

  供给侧改革是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从生产领域加强优质供给,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

  供给侧改革重点是要素市场改革,我国钢铁行业正处于重要的转型期,需求端难以出现量上的好转,需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改变产能过剩、结构失衡等问题。对于钢铁细分行业特钢企业而言,由于在技术含量上特钢相对好于普钢,在供给侧改革中,大部分不属于落后产能,但特钢行业目前整体产品偏低端的结构,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必然也面临着产品结构调整升级的压力。

  一、特钢行业现状

  我国特钢行业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从无到有,从有到优,取得了较大发展。建国初期,我国钢铁工业整体基础薄弱,特钢企业均规模较小,且设备破旧。改革开放后,民营及中外合资特钢企业纷纷崛起,主要特钢企业产量由改革开放之初的1978年的265万吨增至2016年的1亿吨以上。

  (一)我国特钢行业尚处于成长阶段,特钢产量占粗钢产量比重较低

  由于特钢技术含量较高,较普钢产品具有更强的强度及耐腐蚀性、耐酸性等,一般将特钢作为衡量一个国家能否成为钢铁强国的重要标志。我国特钢产量占粗钢产量比重一直处于15%以下,与发达国家相比任然有较大差距。从具体数据看(见图1),2 010年以来,我国特钢产量有所增加,但占粗钢产量的比重处于13%~15%之间,与德国、日本等钢铁强国相比,占比较低,我国特钢行业尚处于成长阶段,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

  (二)特钢企业类型较多,行业生产集中度较低

  除主要特钢生产企业,我国部分普钢企业和钢材深加工企业也生产特殊钢产品,截至目前一共形成了六种类型的特钢生产企业。与发达国家相比,国内特钢行业的集中度较低。我国纳入特钢协会统计的32家特钢企业产量占特钢总产量的比重在60%~70%,前5大特钢企业的特钢产量占比在35%左右,略高于普钢行业。但日本、欧盟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该数据在70%以上。我国特钢企业集中度较低,行业中小企业居多,大型专业化生产企业相对较少。

  (三)我国特钢产品结构呈现中低端产品占比较大,高端产品依靠进口的特征,行业产业结构有待调整

  整体看,我国特钢产品中低端的非合金钢占比较大,2016年1~10月非合金钢占比在缩小,低合金钢占比略有扩大,合金钢及不锈钢占比均小幅上升(见图2)。同时我国高端特钢品种的自给率较低,依然依靠进口,行业产业结构有待调整。

  二、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措施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资源要素实现最优配置,使经济增长提质增效。钢铁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主要是从数量和质量两个维度出发: (1)从数量上将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清除钢铁行业过剩产能; (2)注重提质,钢铁行业产品结构将进一步优化,低端过剩产能加速出清,结构性改革和转型升级是未来钢铁行业的重要发展方向。

  (一)加强去产能

  加强去产能的内容包括,从2016年起,用5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全面关停并拆除400立方米及以下炼铁高炉(符合《铸造生铁用企业认定规范条件》的铸造高炉除外),30吨及以下炼钢转炉、30吨及以下电炉(高合金钢电炉除外)等落后生产设备。同时严禁新增钢铁产能,停止建设扩大钢铁产能规模的所有投资项目,全面取缔生产“地条钢”的中频炉、工频炉产能。在去产能同时,加速僵尸企业退出市场,并通过专项奖补资金等激励政策鼓励地方和企业主动去产能。

  (二)加强钢铁地区性分布改革

  目前钢铁行业存在“北重南轻”、“东重西轻”局面,在改革是要考虑到各地区情况,加强地区性分布改革。对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长三角地区,在已有沿海、沿江布局基础上,着眼减轻区域环境压力,依托优势企业,通过减量重组,优化调整内陆企业,大幅化解过剩钢铁产能;对于中西部地区和东北老工业基地,要依托区域内相对优势企业,实施区域整合,减少企业家数,压减过剩钢铁产能;对于东南沿海地区:大力发展南部沿海钢铁产业基地建设,如湛江、防城港等沿海钢铁精品基地,加速调整全国“北重南轻”布局。

  (三)提升钢铁产品质量水平、推进节能减排

  供给侧改革政策支持企业重点推进高技术船舶、海洋工程装备、先进轨道交通、电力、航空航天、机械等领域重大技术装备所需高端钢材品种的研发和产业化,改善我国钢铁产品结构,提高特钢占比。

  同时要实施绿色改造升级,加快发展循环经济,加快钢铁行业资源能源回收利用产业发展。

  (四)促进行业兼并重组,提高行业集中度

  供给侧改革不仅仅要去产能,提高行业集中度也是重要目标,其中主要手段为推动行业龙头企业实施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以形成若干家世界级一流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在不锈钢、特殊钢、无缝钢管等代的过程中,需要一定的资金投入,债务融资需求增加。同时随着行业盈利能力的分化,部分盈利能力较差的企业,对外部资金需求将会增加,整体看行业依然对债务融资具有较大的依赖性。领域形成若干家世界级专业化骨干企业,避免高端产品同质化恶性竞争。

  推进区域内钢铁企业兼并重组,形成若干家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能够改变“小散乱”局面,提高区域产业集中度和市场影响力。

  三、供给侧改革下特钢行业信用风险

  (一)行业盈利能力回升,但两极分化明显,产品类型固化、同质化严重且成本控制能力较差的企业必然面临产业升级压力

  供给侧改革下,2016年,钢材产品价格呈现上涨态势,我国特钢行业盈利同比大幅增长,但部分企业依然亏损,虽然特钢行业整体盈利能力在增强,但企业盈利水平两级分化进一步加快。

  两级分化的产生,一是企业产品技术含量及结构差异。特钢产品因技术含量不同,市场竞争情况不同,毛利率存在较大差异。二是产品更新换代能力。部分特钢企业对行业竞争格局把控较好,且拥有较强的研发能力,能够及时根据市场需求变化及产品盈利周期进行产品升级,使产品形成差异化,保持较好盈利。三是公司治理能力。公司治理能力是软实力,治理能力较好的企业,一般在成本控制等方面有较好表现。在行业需求下行,中低端产品竞争加剧,盈利空间受到挤压的情况下,产品结构低端,产品类型固化不变、同质化严重,同时成本控制能力较差,公司整体发展方向与市场需求脱节的企业必然面临产业升级及产品结构调整压力。

  (二)行业集中度较低的背景下,钢企产业升级及产品结构调整可能致使部分特钢产品竞争加剧,盈利空间下滑

  在供给侧结构调整下,普钢企业面临着较大的去产能和产品升级及结构调整压力,对于部分去产能压力比较大的钢企往往会选择生产线升级置换的方式进行变相的去产能,以避免收入及经营发生较大变化。

  受行业集中度较低影响,各钢企产品升级缺乏统一规划,同时高端产品技术壁垒较强,短期内无法复制,较多钢企的产品升级主要集中在优钢及中低端特钢产品。目前我国特钢现有产品结构主要以中低端产品为主,高端的合金工具钢、模具钢等产量较小,普钢企业产品升级将有可能加重特钢产品结构失衡,导致部分产品趋于同质化。

  在市场需求增长趋缓的情况下,各大钢企生产线投产后,中高端板材竞争必将加剧,盈利空间将受到挤压。在目前行业集中度较低的在背景下,供给侧改革促使部分钢企加快产品结构调整,在带动优特钢产量增加的同时,可能会使部分特钢产品竞争加剧,盈利空间下滑。

  (三)政策支持促使行业整合加速,兼并重组双方在资产、机制、文化的融合上将面临较大挑战

  供给侧改革下,提供行业集中度加强行业兼并重组是其重要改革内容,《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中要求在十三五规划期间,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要提高到6 0%,随着供给侧改革的继续深入,未来钢铁行业将加快兼并重组的步伐。

  但大型企业的兼并重组在资产、机制、文化的融合上将面临较大挑战,很容易形成“整而不合”的情况。对于未兼并重组的企业而言,行业集中度的提高,难以通过低价竞争获取市场份额,产品同质化严重且不具备区域差异分布优势的企业将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

  四、展望

  我国特钢行业存在着结构不合理以及集中度较低等一系列问题,而调整产品结构及提高行业集中度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未来特钢行业市场需求将逐步由初级市场向高级市场过渡,由常规产品向高端产品转移,特钢企业之间的竞争将进一步转向质量型、差异化为主的竞争。同时随着兼并重组的进一步加速,行业集中度将会有所提高。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深入,钢企在产品升级换代的过程中,需要一定的资金投入,债务融资需求增加。同时随着行业盈利能力的分化,部分盈利能力较差的企业,对外部资金需求将会增加,整体看行业依然对债务融资具有较大的依赖性。(文/宋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