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背景下重型机械行业信用风险特征

发布时间:2017-08-24 12:10:37    点击:

  在我国推进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重型机械行业发展面临挑战。本文以重型机械行业的11家主要发债企业为样本,分析了重型机械行业的信用评级概况,并对其风险特征及信用风险成因进行总结。重型机械行业近年来市场需求不足、盈利能力下滑、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行业整体信用等级下滑,行业盈利水平受宏观经济周期及国家供给侧改革影响较大,信用风险上升。本文在此基础上,结合重型机械行业发展现状和趋势,提出了降低重型机械企业信用风险的措施。

  一、重型机械行业债券融资及信用评级概况

  按照《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4754—2011)标准规定,重型机械行业分属于物料搬运设备制造(C343)和冶金、矿山、建筑专用设备制造(C351)两个行业,指用于金属冶炼、金属铸造、采矿、选矿和起重运输的机械设备的制造。从细分行业看,冶金设备制造是指金属冶炼、铸造、轧制及其专用配套设备的制造;矿山设备制造是指用于各类固体矿物及石料的开采和洗选的机械设备及其专门配套设备的制造,包括建井设备,采掘、凿岩设备,矿山提升设备,矿物破碎、粉磨设备,矿物筛分、洗选设备,矿用牵引车及矿车等产品及其专用配套件的制造;物料搬运设备制造是指起重设备、生产专用车辆、连续搬运设备和电梯、自动扶梯及升降机设备等产品的制造。

  截至2016年末,我国规模以上重型机械企业达到4,672家,但大型企业占比较低,故在公开市场发债的企业较少。本文选取债券市场11家主要发债企业作为样本进行研究,包括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重工”)、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华重工”)、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一重”)、中国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二重”)、二重集团(德阳)重型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重重装”)、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重集团”)、太原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原重工”)、天津赛瑞机器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赛瑞”)、太重煤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重煤机”)、山东矿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矿机”)、天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地科技”),以上企业除山东矿机外均为国有企业。

  (一)样本企业发债情况

  从发债情况来看,2012~2016年重型机械企业发债金额有所波动,受宏观经济及下游需求减少影响,2013~2015年发债金额大幅下滑,2016年由于振华重工发行40亿元短期融资券和超短期融资券,发债金额同比回升。从发债企业分布来看,振华重工、太原重工和中信重工三家企业发债数量最多。2017年以来,重型机械行业仅有2只新发债共18亿元,其中中信重工发行一期16亿元的短期融资券。

  截至2017年8月15日,重型机械行业存续债券共9支76.3亿元,其中中信重工32亿元占比41.94%,中国一重27亿元占比35.39%,天地科技10亿元占比13.11%,样本企业中太重集团、太重煤机存续债占比分别为4.33%和2.62%,振华重工、天津赛瑞、太原重工、中国二重、二重重装及山东矿机无存续债。

\

  (二)样本企业级别调整情况

  从样本企业信用评级的主体级别看,首次级别较为集中,主要集中在AA~AA+,共7家企业占样本企业的63.63%,且存在1家AAA级企业。但最新主体信用级别较为分散,且企业信用状况明显差于首次评级,AA-级及以下企业占比72.73%。从级别调整情况来看,11家企业历经了20次级别下调和1次级别上调,中国二重和二重重装由于经营业绩下滑,不能按期偿还部分债券本金和利息各下调7次,目前最新级别为C;中国一重和太重煤机各下调2次;太重集团和太原重工各下调1次;中信重工、振华重工、天津赛瑞、山东矿机和天地科技等5家企业的信用级别较为稳定。

\

  总体来看,受市场需求持续低迷、行业竞争激烈和重型机械发债企业自身资产结构不合理等因素影响,大部分重型机械发债企业盈利能力下降,抗风险能力变弱。基于行业现状及发债企业经营情况,重型机械行业整体信用风险加大,近年来评级机构对重型机械企业的级别下调十分频繁。

  二、重型机械行业信用风险因素分析

  (一)下游行业去产能持续推进,重型机械市场需求弱势运行

  重型机械行业是装备制造业中从事大型、重型和成套的重大技术装备制造的产业,其下游领域集中于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行业,且对下游行业依赖程度很高。自2008年我国出台了一系列刺激政策后,钢铁、煤炭等下游行业掀起投资热潮,对重型机械的需求增加,进而带动重型机械行业的扩张,资产规模大幅提高,2007年末重型机械行业总资产为3,345亿元,2011年末总资产规模已增加至7,846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23.76%,远高于GDP增速。

  但2012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趋缓,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重型机械下游行业持续低迷,产能一直处于过剩状态,导致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对重型机械的需求减弱。尽管2016年以来钢铁、煤炭、采矿等行业的产品价格波动回升,但大部分下游行业的固定投资额仍处于减少状态。从数据来看,2012年以来重型机械重点下游行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速明显下滑;2015~2016年,除非金属矿采选业外,其他主要下游行业投资完成额同比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包括采矿业、煤炭开采及洗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2017年1~7月,除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的投资完成额同比出现1.60%的小幅增长外,其他6个子行业的投资完成额同比继续减少,对重型机械行业的发展支撑较弱(见附件一)。此外,2017年政府工作报已经明确,要继续深入推动去产能工作,全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约5,000万吨,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淘汰、停建和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

  整体来看,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行业产能过剩的情况在短期内难以改变,“去产能”将会持续推进,在一定时期内对重型机械需求较弱的状况难以有好的改善。

  (二)盈利水平受经济周期性波动影响较大

  重型机械产业链关联行业较多,上游主要是钢铁产业及有色金属产业,下游主要是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产业,均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受宏观经济周期影响较大,进而重型机械行业发展受经济周期性波动影响较大。2002~2011年,我国GDP增速较高,在9%以上,加之2008年实施的促进投资的一系列政策,带动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行业固定投资增速处于较高水平,此时重型机械行业营业收入及利润总额增长速度处于较高水平。进入2012年,我国经济增速下滑至8%以下,受宏观经济增长趋缓及政策调整因素影响,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行业投资增速下滑甚至为负增长,导致重型机械行业营业收入及利润总额增速下降,部分年份出现负增长,利润率水平也明显下降,行业面临严峻的发展形势(见附件二)。2016年,我国加大钢铁、煤炭等行业去产能力度,市场需求进步一收窄,重型机械行业经营效益进一步下滑,全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2,542亿元,同比增长0.86%,实现利润总额654亿元,同比下降15.36%,亏损企业数量占比15.54%,同比提高0.53个百分点,毛利率为15.70%,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78.59天,同比提高0.43天,但较2011年提高15天。

  2017年以来,我国继续深入推行去产能工作,并将去产能扩大至有色金属、炼化、建材及电力等领域,重型机械行业面临的发展环境更加严峻。但由于上半年经济有所回暖,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下游行业经营有所改善及去年同期基数较低等原因,重型机械行业上半年经营效益大幅改善,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357亿元,同比增长9.97%,实现利润总额349亿元,同比增长12.73%,亏损企业数量占比16.37%,毛利率为15.04%,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78.12天。

\

  从样本企业收入情况看,2014~2016年,9家[1]样本企业中6家企业收入连续下滑,包括中信重工、山东矿机、天地科技、中国一重、太重集团及太原重工;振华重工及太重煤机收入处于波动状态,二重重装由于实施重组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但经营压力仍较大。

  从样本企业利润总额情况看,2014~2016年,受市场需求下滑、价格降低及资产减值准备计提比例提高等因素影响,9家企业中5家企业利润总额处于持续下滑状态,其中中信重工、中国一重及太重集团亏损严重;太原重工在2016年发生巨额亏损,山东矿机利润总额有所波动,仅振华重工、二重装备利润总额实现逐年增长,其中二重装备业绩改善主要受益于债务重组。此外,由于重型机械订单周期较长,订单实质生产基本在订单签订半年之后,但2016年煤炭、黑色金属钢材、有色金属等各类能源和大宗材料价格持续提高,导致重型机械行业成本上升,利润率下滑,多个样本企业在2016年出现巨幅亏损。从2017年数据看,由于市场有所回暖,部分企业亏损减少,扭亏为盈,但是在整体宏观经济增速趋缓、下游行业去产能持续推进的大背景下,行业企业经营效益是否能够持续回升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三)重型机械行业资产负债率稳中有降,但由于大型企业资产扩张较快,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债务负担沉重

  重型机械行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其自身发展的特点决定了重型机械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此外,由于2008~2011年企业扩展较快,但近年来市场需求低迷,企业难以通过自身的盈利来偿还债务,只能“借新偿旧”,加之行业整体现金流紧张、大型企业加大海外投资力度等因素,导致企业债务压力加大,甚至出现信用违约,如中国二重及其子公司二重装备。从行业整体情况看,重型机械行业负债总额呈增长趋势,其中2007~2008年高速增长,2014年始增速显著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与宏观经济周期相对应;资产负债率有所波动,稳中有降(见附件三)。

\

  从样本企业看,资产负债率水平普遍偏高,自2008年以来,样本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一直高于行业整体水平,且分化逐渐加大,主要是发债企业多为大型企业,大型企业规模扩张更快,导致债务压力更大所致。以2017年3月末数据为例,9家样本企业可获取数据,其中3家企业资产负债率在80%以上,3家企业在70%-80%之间。对比样本企业收入及盈利情况,资产负债率高的企业利润基本较差,以2016年末数据为例,资产负债率在70%以上的5家企业中3家出现亏损,其中二重重装连续多年出现亏损并发生信用违约,2015年债务重组、债务负担减轻后经营情况有所好转,实现盈利。

  (四)应收账款周转效率低,资金回笼慢

  2008~2011年,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行业处于扩张期,企业效益较好,重型机械行业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基本在65天以内。近几年,宏观经济增速及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滑,重型机械行业下游产业景气度降低,导致重型机械企业应收账款回收困难,周转天数拉长,基本为75天左右,2016年全行业平均周转天数为78.59天,2017年1~6月全行业平均周转天数为78.12天。从样本企业2017年3月末数据看,除天津赛瑞及中国二重未获取数据外,其他9家样本企业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均高于行业平均值。

\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重型机械行业的信用风险成因基本存在如下逻辑:①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及2008年我国出台的一系列刺激政策,重型机械行业下游行业快速扩张,带动重型机械行业收入快速增长,投资规模扩大,2008~2011年,重型机械行业总资产年均增长率超过20%。②进入2012年,受宏观环境影响,重型机械下游行业投资大幅下滑,导致重型机械行业盈利能力下降,行业亏损面提高,行业整体资产增速下滑,资产负债率稳中有降。但是,由于部分大型企业资产负债率过高,在盈利能力下滑及应收账款周转效率降低等因素影响下,难以承受债务压力,出现现金流紧张,如中国二重及二重重装。此外,从样本企业2014~2016年数据看,除天津赛瑞、中国二重获取数据不全无法判断,山东矿机、天地科技经营性净现金流较好外,其他企业的经营性净现金流波动均较大,且大部分年度为负值。③由于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与企业经营持续恶化、新增债务空间缩小等矛盾持续存在,且不断复杂和深化,企业在激烈竞争中的信用风险逐步暴露。

  三、供给侧改革背景下,降低重型机械企业信用风险的措施

  (一)调整市场结构,以服务于更新替代需求为主

  在转型升级、结构调整的新常态下,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传统基础行业开展了以淘汰落后产能为主的“去产能”工作,短期内该项工作仍将持续推进,淘汰落后产能、控制新增产能的行业政策抑制了下游行业对重型机械的新增需求。但是,在国家淘汰落后产能、节能减排等政策影响下,下游行业技术改造的动力将增强,且现有用户还存在大量的备品备件、维修等生产性采购需求。因此,预计未来1~2年,重型机械的存量更新、技术改造需求将占较大比重,并会成为重型机械行业发展的主要动力。

  (二)开展相关多元化经营,延长产业链,提高盈利能力

  重型机械的产业链主要包括原材料、整机及零部件制造商、系统分包商、成套设备及解决方案总包商、下游行业等5个部分,其中成套设备及解决方案总包是产业链的一个核心,并且占据较大的附加价值。重型机械企业要抓住行业的这一特征,调整业务结构,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延长产业链,从销售型逐步向服务型转化,从单体产品逐步向一体化产品转型,提高企业产品的附加值和盈利能力。

  (三)加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建设,提高市场竞争力

  2016年,国家相关部门尤其是工业和信息化部不断推出《中国制造2025》配套政策文件,当前“1+X”规划体系文件已经全部发布。一方面,这标志着《中国制造2025》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有利于提振制造业信心,另一方面,包括智能制造、高端装备创新在内的五大工程,为重型机械行业提升国际竞争力提供了机遇和动力。重型机械企业应把自主创新作为未来发展的战略基点,大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突破核心零部件技术水平落后、依赖进口等制约我国重型机械核心竞争力与发展空间的瓶颈问题,避免低价竞争,提高盈利能力。

  (四)充分利用多元化融资渠道改善债务结构

  在经济增长放缓和去产能的背景下,重型机械下游行业需求在短期内难以有较大改善,对应的付款条件也难以有实质性改变。在此情况下,重型机械企业应通过多种途径强化应收账款管理,丰富资金来源渠道,保证资金安全:一是要强化应收账款的管控工作,制定科学合理的信用政策,健全内部管理体制,加强应收账款催收,加快资金回笼,保证企业安全运营;二是结合公司发展规划开展融资租赁业务,与下游协同发展,降低应收账款占比,减少坏账损失;三是结合公司资金需求,多元化融资渠道,尽可能利用权益融资渠道或者长期债务融资工具,降低融资成本,改善债务期限结构,控制债务风险的发生。

      [1] 天津赛瑞及中国二重部分数据未公布,此处不做分析。

  参考文献

  [1]刘存德、同娟、宋美娟:《对我国重型机械的思考》,《重型机械》2016年第4期

  [2]张敏、严祥文:《2014年重型机械行业经济运行情况简析》,《重型机械》2015年第4期

  [3]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2015年中国机械工业研究报告系列》,《中国机经网》

  [4]关建中:《大公信用评级原理》,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年版[5] [5]包斯文:《2017年,我国冶金装备制造业路在何方?》,《中国冶金报》2017年

  [6]崔玉平:《重机行业:下滑趋势明显转型升级迫在眉睫》,《中国工业报》2016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