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退为进 寻求共赢—— 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担保代偿追缴案例解析

发布时间:2017-08-31 16:02:25    点击:

  案例背景

  B担保公司成立于2005年,隶属C市财政局,是经该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全市资本实力最大的国有控股专业融资性担保机构。C集团公司是该市最重要的投融资平台,在促进城市转型发展的过程中,承担基础设施和公益性项目的融资和建设任务,在政策支持、资产划拨和土地资产注入等方面得到政府有力扶持,在该市社会经济发展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B担保公司于2010年划入C集团公司,成为C集团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

  一、事件经过

  (一)两次过会,同意担保

  2013年10月,C市政府推荐A公司给B担保公司。A公司是市重点扶持的新兴技术型中小企业,产品主要用于环保、烟道脱硫等,并建设有该市唯一的集开发、科研、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碳酸钙产品生产基地,产品轻质碳酸钙主要用于橡胶、塑料、涂料、造纸、电缆、食品、日用化工医药等工业领域。A公司因投资扩建碳酸钙产品及相关环保产品生产线导致资金不足,经当地政府推荐,向B担保公司提出500万元的贷款担保申请。

  接到A公司的贷款担保申请后,B担保公司立即安排项目经理展开保前调查工作,并邀请合作银行共同到A公司的碳酸钙产品生产基地进行调研。由于B担保公司与该合作银行是长期的合作伙伴,合作银行对B担保公司的项目评审流程及风险管理能力非常熟悉和认可,因此,对该担保公司的项目一直实行见保即贷。同时,针对此项目,该银行认为A公司是该市重点扶持中小企业,所投产的钙类产品又属于高科技环保产品,市场需求旺盛,发展潜力大,所以当即表示同意该笔贷款。

  2013年12月,A公司500万元贷款担保项目在B担保公司上了评审会。会上,关于是否给予担保的矛盾焦点主要集中在:

  1、A公司无固定工业用地,厂房目前为租赁性质,因此无法提供常规的厂房及土地抵押;

  2、A公司与愿意为其提供反担保的D、E、F三家公司存在互保关联关系,并且这些公司存在银行不良记录,存在较大法律纠纷隐患。其中,D公司在2013年9月与某银行签订了324万元的借款合同,由A公司和E公司为上述借款合同提供担保,A、D、E公司法人为上述借款合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借款合同签订后,银行依约足额放款,但D公司却不守合同信用,自2013年10月开始欠息,目前银行已经开始启动诉讼程序。

  3、A公司与某建筑公司有一笔诉讼官司还未判决,A公司是被告。

  4、A公司与自然人有三笔诉讼官司还未判决,A公司是被告。

  5、A公司的新生产线预计需投资600万元,存在较大资本缺口,该生产线是否能顺利投产运营尚不明确。

  综合考虑后,B担保公司评审会认为,虽然A公司的区域产业优势显著且有当地政府支持,但鉴于该公司存在上述较多风险,并不具备充分的担保条件,所以最终结果是复议。2014年3月,B担保公司评审委员会的部分评委再次受到A公司的邀请,到碳酸钙产品项目现场进行实地考察,调研结果为该项目工程进度较好。B担保公司经再次调研了解到,该产品项目未来发展前景非常不错,且A公司在地区碳酸钙产品领域具有绝对优势,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相关政策支持。该项目经二次上会,最终同意为A公司提供贷款担保。该笔贷款期限一年,时间自2014年6月1日至2015年6月1日,约定A公司贷款到期一次全额偿还。B担保公司为该笔贷款做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限一年。反担保措施包括A公司法定代表人及G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最高额自然人保证;A公司100%股权质押;A公司评估净值781万元的设备抵押;D、E、F三家公司企业提供法人信用保证反担保。该笔贷款于2014年6月1日顺利发放。

  (二)项目出险,被迫代偿

  贷款发放后,B担保公司的项目经理定期到项目现场巡查,未发现明显问题。然而,当该笔贷款即将到期时,A公司通知B担保公司,因该项目资金链断裂无法还款,请求由担保公司代偿。B担保公司立即启动应对预案,并与银行及A公司进行协商。在最终确认代偿无法避免后,银行、B担保公司与A公司三家共同协商处置方案,银行表示,若该笔贷款可以正常偿还,且B担保公司愿意继续为A公司提供担保,银行可以向A公司提供续贷。

  B担保公司将此事报送当地政府,在相关政府部门的协调下,最终B担保公司同意代偿。但是,在B担保机构代偿完该笔贷款后,银行表示,由于在对A公司的再一次进场调研时,发现因项目资金链断裂,导致生产线仍处于停产状态,已不符合该行的放款条件,不能向A公司提供续贷。由于A公司未能向B担保公司及时偿还该笔代偿款,B担保公司只好启动司法程序对A公司进行追偿。在一审中,法院根据涉案各方提供的既有证据,认为A公司向B担保公司借款偿还了银行的借款,并据此判决:A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偿还B担保公司的代偿款项及利息。

  (三)政府协调,四方共赢

  至此,本案例看似已进入收尾阶段,然而,就在法院即将执行时,本案各方突然接到A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电话通知,请求大家参加A公司的债权人会议。在会议上,A公司实际控制人向各方介绍了企业下一步计划安排。由于当前企业主打产品的市场形势较好,且企业已拥有完整的环评资源,所以公司决定尽快恢复生产,并有信心很快就能实现较高的销售收入。但是目前还需要一定规模的资金投入,包含增加环保在线监测设备和搭建物料大棚费用共计382万元,新投入资金回本期理想估计为5.5个月,如果顺利,2015年底即可开工。所以,A公司决定通过引入外部投资人的方式引入资金,通过努力,目前已寻找到合格投资方,如果债权人对项目感兴趣也可以筹集资金进行投资。同时,请求所有债权人暂时先不对其执行,公司项目投产后的经营利润按60%给投资方回本、20%给投资方收益、20%给原债权人按比例分配。前期暂不考虑银行和担保公司等机构债权,先以自然人债权为主,目的是希望大家同意该方案进行操作,会上暂未达成一致意见,且后期会与银行、担保公司等机构进行沟通。

  在当地政府与B担保公司的协调会上,当地政府认为,A公司是当地环保行业的先锋企业,且已经找到外部投资人进行资金注入,生产线可以很快恢复生产,目前得到的顾客订单业务收入预计在两年内即可以全部偿还担保公司的代偿款,如果此时进行法院强制执行,势必会造成A公司的停产甚至破产,因此建议B担保公司暂停强制执行,与A公司进行协商解决。B担保公司再次进场调研,实地调查生产线运营情况,后法院执行部门、B担保公司与A公司协商后,决定暂停强制执行, A公司承诺借款在两年内一次性偿还给B担保公司,B担保公司承诺免除该笔代偿款的利息。

  此后,当地政府全力帮助A公司恢复生产,并相继支持A公司承接了多个政府环保项目,A公司营业收入稳步回升。A公司定期向B担保公司汇报经营情况,获得了B担保公司的认可,并因此在2016年与B担保公司母公司C集团公司签订了地下管网配套设施合作协议,经营规模进一步扩大,A公司有信心于2017年10月底前偿还B担保公司全部代偿款。

  二、思考与启示

  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因其经营定位决定了它在追缴代偿款时应更兼顾多方共赢的执行效果

  (一)担保机构要坚持对当地政府推荐的重点扶持企业名单进行严格的风险筛查。本案例发生区域属三线城市,B担保公司作为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既要考虑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积极扶持当地政府重点推荐的中小企业,又要严格把控风险,确保稳健运营。因此,在政府提供的重点扶持企业名单中筛选担保对象时应仔细审核、反复斟酌,必要时可以采取外包方式,聘请专业第三方机构对担保项目进行科学评估,从而加强风险预警,降低代偿风险。

  (二)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在进行代偿催收工作过程中,要灵活采取各类方式,特别要主动争取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支持。要让有关政府部门认识到,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的追缴目标并不是简单地把代偿款全额收回即可,更重要地是希望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以其特有的杠杆、放大、服务职能,在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支持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积极推进新农村建设和县域经济发展中均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在担保机构追缴代偿项目时,政府部门如果能帮助担保机构积极协调,承担起对接、服务、沟通的桥梁作用,抓住问题的关键环节并逐一加以妥善解决,并在政策、项目等方面扶持企业,就有很大希望让濒临倒闭的企业焕发新的活力,从而走出破产倒闭的困境。最终就可以实现政府、银行、担保机构与企业间的“多方共赢”良好局面。

  (三)为分散担保风险,加强风险分担机制建设。把原保机构、省级再担保机构、银行、地方政府相关方进行紧密连接,加强监督和风险防范意识,减少代偿风险,促进银担合作的顺利进行,最大限度的强化各类风险的分担机制。以上均为更好的扶持中小企业提供较为安全的金融环境。(文/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