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投资基金发展现状及评级特殊性

发布时间:2017-09-04 09:58:07    点击:

  我国证券投资基金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与发展才逐步形成规模并得以规范发展。本文从我国证券投资基金发展现状入手,对基金业发展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分析,并从基金管理人投研能力、历史业绩评估、品牌效应建立等方面梳理了评级过程中遇到的重点、难点。

  一、 我国证券投资基金发展现状

  证券投资基金是指通过公开发售基金份额募集资金,由基金托管人托管,基金管理人管理和运作资金,为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以资产组合方式进行证券投资的一种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集合投资方式。

  (一)我国证券投资基金规模持续增长

  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最早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与发展才逐步形成规模并得以规范发展。1997年11月,我国颁布《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提出以超常规发展机构投资者为主要策略。1998年,基金金泰和基金开元在沪深两市挂牌交易,拉开了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发展的序幕。2001年,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准发行华安创新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标志着证券投资基金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2004年6月颁布的《证券投资基金法》更是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同时也标志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的发展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截至2016年末,我国境内基金管理人共计121家;基金管理数量3,820只,较2015年末增长42.17%;基金市场规模90,922.50亿元,较2015年末增长8.95%。

\

  (二)基金产品种类逐渐多元化

  在我国,开放式基金因其灵活的投资方式受到市场追捧,在证券投资基金中占据主导地位。截至2016年末,我国发行的证券投资基金产品中,开放式基金占比高达97.75%,封闭式基金占比仅为2.25%。

  我国开放式基金主要包括混合型基金、债券型基金、股票型基金、货币市场型基金等。其中,混合型基金以其中等风险和较高收益等特点,更为受到投资者青睐。截至2016年末,混合型基金数量在开放式基金市场中占比最高,为46.36%;债券型基金占24.66%;股票型基金占16.54%;货币市场型基金占比8.56%;QDII基金占3.17%;另类投资基金占0.71%。

\

  二、当前基金业发展问题分析

  (一) 基金监管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

  1、 法律监管体系不健全。

  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律监管体系是以《信托法》、《公司法》为法律基础,以《证券法》、《证券投资基金法》为核心法律。但在证券投资监管方面,《证券投资基金法》与《公司法》、《证券法》等法律基础联系不够紧密,且未细致规范证券投资活动;《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试点办法》等监管条文所规范的内容十分有限,与成熟市场规则标准有较大差距,从而导致在实际工作中缺乏指导作用。

  2、 外部监管力度不足。

  证券投资基金外部监管机制从最初的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共同监管转为统一由中国证监会集中监管。虽然该转变改善了以往多头监管所导致的监管过度或不足,但由于基金行业自律监管组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成立时间较短,监管力度较证券行业来看仍显不足。

  3、 社会监督机制不完善。

  相较于证券行业的社会监督机制,我国基金行业尚未形成一整套完善的基金评级、审计、律师等中介机构评价和监督机制,缺乏明确的信息披露机制,投资者理性不足或缺乏专业性,从而导致我国基金信息披露缺乏规范性、准确性、及时性。

  (二) 缺少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

  我国基金投资者多为个人投资者,且个人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不断增加,取代了机构投资者成为基金市场上的投资主体。与机构投资者相比,个人投资者的金融知识参差不齐,投资理念不够成熟理性,当面临市场大幅调整、基金净值大幅缩水或长期滞涨,容易出现非理性的“羊群效应”。如果出现大规模的赎回,就会造成恶性循环,从而引发基金的流动性问题。

  (三) 基金管理人治理结构存在隐患

  从公司治理结构上看,我国基金管理公司实行的是董事会和监事会并存的二元治理模式,董事会处于基金治理的核心,受监事会的监督,两者均向股东大会负责。

  与一般企业不同,基金公司治理具有双重性,不但要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更为核心的目标是维护基金持有人利益。虽然基金管理人与持有人在某些方面存在共同利益,但明显存在的利益冲突让双方在诸多领域产生分歧。基金管理人代表基金管理公司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与维护基金持有人利益的长期治理理念存在明显差异;当基金持有人对基金管理人有异议时,缺少相应的利益保护机制来保障自身权益。此外,按照目前的基金管理公司治理结构来看,在固定管理费率体制下,基金管理公司的利润来源主要取决于基金规模,而非投资者所关注的基金收益。

  基金管理人与持有人之间存在利益冲突的最根本原因是双方所承担的风险收益责任不匹配,且缺少风险共担机制。基金管理公司股东投入少、风险低、回报高,而反观基金持有人风险高、收益不确定。双方风险和收益无法有效的匹配,造成了基金管理人与持有人之间难以调和的利益冲突。

  三、基金管理公司评级特殊性分析

  通过对国外基金资产管理人评级方法的研究,我们不难发现,其评级要素主要包括管理人整体水平、市场地位(资产管理规模)、业务能力和投资能力等。但受基金管理公司公开信息有限和信息披露滞后等原因的影响,我国基金管理公司评级方法的建立存在以下问题:

  (一) 投研能力难量化

  基金管理公司投资能力决定了其盈利水平,投研实力是其最核心的竞争力。对于基金管理公司投研能力的评价方法及体系,市场上有许多不同标准,但主要的衡量标准都是围绕着基金业绩及基金经理光环展开。基金经理的历史投资业绩、投资风格、择时能力及其稳定性甚至能够影响整个公司的投资收益情况。

\

  此外,明星基金经理背后的团队,对取得优秀业绩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基金管理公司投研团队的稳定性、管理集中度、团队成员的经验和资历等都影响着公司投研实力。然而,对于基金经理及其团队成员的稳定性、经  验和资历方面,仅通过对于基金公司人员配置情况的定性评价,很难做出准确判断。而且我国基金经理投资年  限普遍较短,其中投资年限不足1年的占21.02%,1~3年的占43.39%。

  与此同时,基金管理公司的投研实力也决定着公司产品创新能力。产品创新能力主要包括基金产品设计与市场需求的契合度,以及创新产品对投资业绩、公司收益来源的影响。部分创新产品业绩以及对基金管理公司收益来源的贡献情况,在评估期内不能完整体现,因此不能单纯依靠其评估期内业绩水平来评判公司投研水平。

  (二)投资业绩难预判

  基金投资业绩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影响基金管理公司品牌形象,是公司提升品牌影响力的有力支持。但通过统计学方法对基金历史业绩进行评价,从而得出未来业绩预估的方式,存在不确定性。评级时运用历史投资业绩、基金管理团队的管理方法、管理理念的稳定性来预判未来投资收益,就可能导致评级结果出现偏差。另一方面,基金的公开信息有限,且存在时间上的迟滞,缺乏对基金运作情况的完整估计。

  (三)品牌效应难研判

  目前我国证券投资基金市场上,基金产品种类及数量众多,如何帮助投资者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作出购买决策,成为基金管理公司需要解决的问题。仅仅将业绩作为衡量基金产品质量的重要标准是不够全面的。业绩并不等于品牌,业绩更不能代表品牌。基金产品业绩的局限性主要在于,不同风格的基金经理人,其风险度量标准和投资偏好各有不同。如果仅仅以业绩作为衡量基金管理公司排名的唯一标准,极有可能迫使其大量开展短期投资行为。而且业绩只能说明过去,只有建立值得投资者信任的基金品牌才能够长久发展。但基金管理公司如何将自身良好的投资业绩转化为公司的品牌效应,以及公司品牌效应在评级中影响程度也需进一步论证。

  四、基金管理公司评级发展建议

  单纯针对基金历史业绩表现的评级还存在较多待解决的问题和缺陷,相比较而言,开展针对基金管理公司自身管理能力和经营发展的评级,对了解公司投研能力、辅助投资者决策更加具有意义。

  信用评级机构应结合我国资本市场实际情况,运用客观、全面、科学的评价体系。一个合理、完善的基金评级体系应由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能力评级和基金业绩评级两部分组成。

  由于基金历史业绩只能够为业绩预估提供一定的辅助作用,但建立在历史数据上的量化分析并不能保证基金业绩的稳定性。投资者在选择基金管理人时应更多地了解其治理结构和运营情况等定性因素。因此在评级过程中,相较于基金业绩评级,对于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能力的评级的意义更加重要。

  建立由募资能力、投研能力、市场竞争力、风控能力等构成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能力评估方法,并辅以对基金历史业绩的评价,从而更加全面地评价基金管理公司财富创造能力、风险控制能力和受托管理能力。良好的企业管理能力是业绩的保障和基础,基金管理公司只有在很好的履行了基金契约、保障投资者资金安全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为投资者创造价值。(文/司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