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等级

发布时间:2018-01-16 14:52:13    点击:

  大公决定将美利坚合众国(以下简称“美国”)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负面。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长期负向作用使美国中央政府偿债来源继续恶化,且这一趋势因政府大规模减税呈加速之势,对债务经济模式的愈加依赖将持续削弱中央政府偿债能力。

  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等级的主要理由阐述如下:

  一、美国政治体制缺陷形成的政治生态使政府难以有效执政,国民经济发展因此偏离正确轨道。在党派斗争所构建的政治生态下,执政党以党派利益为优先,难以集中精力管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国民经济呈现高度债务化。政府并未通过危机发现其债务经济模式是导致国家入不敷出的根源,而是直接采用印钞方式继续信用无度扩张,在背离规律的轨道上扮演“巡道夫”角色。

  二、违背价值规律的畸形信用生态导致中央政府偿债能力异化。资本的逐利性使美国金融部门通过资金产品和交易结构设计不断延伸债权债务交易链条牟取更多利润,脱离实体经济的资本自我循环的虚拟增值模式为美国中央政府不断吹大的债务泡沫提供生存空间。政府以国家名义背书,滥用美元国际储备货币发行权不断增加债务形成虚拟偿债能力,美国畸形信用生态使中央政府的异化偿债能力成为其伴生物。

  三、大规模减税直接减少中央政府偿债来源,削弱偿债基础。于2018年正式实施的税改法案未真正抓住美国债务经济难以维系的痛点,预计美国实际经济增速在2018年仅为2.3%,之后逐渐放缓。而中央政府财政收入因减税措施将持续下降,预计2022财年较2017财年,财政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下降3.3个百分点至14.0%。鉴于国防、基建及刚性支出需求上升使政府难以有效减支,预计2018财年和2019财年中央政府财政赤字率分别升至3.9%和4.1%。

  四、用增加债务收入弥补财政缺口势必加剧中央政府信用风险。财政缺口及到期债务偿付压力迫使政府债务高位攀升,预计2018财年与2019财年中央政府财政收入对债务覆盖率分别为14.9%和14.2%,2022财年进一步恶化至12.1%,政府将频繁面临上调债务上限的压力。此外,2017年政府可变现资产对总债务的覆盖率仅7.3%,完全无法实现对债务的有效清偿,政府仍不得不高度依赖债务货币化方式维持偿债来源与负债的表象平衡。然而,美联储加息及缩表带来的融资成本升高将加重政府债务滚动难度,借新还旧的债务运行模式如饮鸩止渴并难以为继。

  五、美国中央政府虚拟偿债能力有可能成为下一场金融危机的爆发点。偿债来源与负债的严重失衡使中央政府成为美国债务链条中最为薄弱的环节,运用铸币权通过持续增发美元自己购买国债维持政府偿债能力本身就是债务危机。市场对美国国债和美元的价值认同正在发生逆转,这将是摧毁美国中央政府脆弱债务链条的强大力量。

  美国政治体制、国家战略和经济基础所决定的债务经济模式不会改变,减税对中央政府偿债来源的负面影响将愈加凸显,政府财政持续恶化,债务负担高位攀升,偿债能力呈恶化态势。因此,大公对未来1-2年美国本、外币主权信用评级展望均为负面。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六日

点击查看详细报告【大公下调美国主权信用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