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企业债务问题悬而未决 国有企业或成最大掣肘

发布时间:2017-10-24 09:04:11    点击:

  随着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我国非金融行业,尤其是工业企业产能过剩问题日益凸显,企业债务进一步升高,杠杆率居高不下。自2015年底,“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政策实施以来,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然而在整体层面工业企业杠杆水平仍然偏高,其主要原因在于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的负债率只增不减。国有企业的“政府”背景,或成去杠杆的最大障碍,而针对去杠杆的主流应对措施仍存在较大风险,评级工作责任重大。

  一、“三去一降一补”显成效,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趋于稳定,国有企业却出现小幅增长

\

  近十几年来,我国非金融企业资产负债率呈现出先下降,再上升的趋势,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分界点。非金融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从濒临70%警戒线逐渐下降到50%,在2008年后,再次步步攀升至60%。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升高,与产能、库存过剩等我国传统工业企业的固有问题阻碍了经济发展的脚步。2015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根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目前,这一政策对非金融企业,尤其是工业企业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上涨的趋势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对此背景下不同属性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进行统计(见附表1),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工业企业整体资产负债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但与70%的警戒线还存在一定距离,尚处于安全范围。

  2、工业企业整体的资产负债率保持在较为稳定的状态,上升趋势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3、股份制企业、民营企业等非国有企业,近两年的资产负债率呈现出下降趋势,“去杠杆”等政策已经初具成效。

  4、国有企业、集体所有制企业,近两年资产负债率没有出现明显下降趋势,甚至还出现了小幅度的短暂增长。

  5、国有企业和集体所有制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始终高于股份制企业、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其中私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始终处于最低水平。

  二、政策支持和“背书保障”,国有企业债务杠杆居高不下,中小企业融资困难,信用资源不平衡进一步加剧

  工业企业的杠杆水平整体偏高,在过去一年,包括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等在内的大部分非国有工业企业的杠杆负担因“去杠杆”政策的影响,已经有所缓解,而国有、集体企业却出现了小幅度的“增杠杆”现象。究其原因,主要在于:

  1、“三去一降一补”政策,对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等非国有企业的压力更大。

  2、传统观念认为,国有企业有着“政府背书”,一旦出现债务问题,会有政府出面解决。

  3、国有企业享有国有银行的“政策性”支持,当出现扶持国有企业的经济政策时,国有银行需要配合执行。

  4、非国有企业往往不具备债券融资的资格,超过90%的融资都源于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借款,融资手段较为单一,融资途径较为局限。

  5、非国有企业往往是规模较小的中小型企业,这类企业融资成本高,贷款利息负担重,融资难度加剧。

  6、国有企业,尤其是传统行业如钢铁、有色等,通常规模庞大,厂房、土地、大型设备等可作为抵押物。

  综上所述,导致信用资源不平衡,国有企业高杠杆,非国有企业融资难的主要原因在于银行,以及证券市场对国有企业债务融资方面的“过分”支持。这些支持多数情况下可能是非理性的,甚至不符合银行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过分依赖于政府和政策的“保障”作用。虽然政府一直鼓励银行向中小企业发行贷款,然而由于近年来实业持续的不景气,以非国有企业性质为主的中小型工业企业在进行融资时,仍存在着较大困难。此背景下,资本市场中信用资源不平衡的现象被进一步放大,大量的信用资源和信用信息把握在国有企业手中,信用资源难以流动。

  三、主流应对措施隐患重重,信用风险需重点关注

  现阶段,对企业债务问题应对措施的讨论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分别是债转股与企业兼并重组。李克强总理也在今年3月5日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政府报告中指出,“去年推动企业兼并重组,发展直接融资,实施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可见,企业兼并重组与债转股是目前业内认为降低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的主要手段。虽然这两种方法在短时间内可以缓解企业的债务问题,帮助“不良”企业逃出破产的困境,然而长远看来,都存在着相当大的隐患。

  1、债转股的风险

  债转股虽然有着优化融资结构、降低企业杠杆、盘活存量资金等一系列优势,但是却会带来信息不对称、信贷质量低、推高金融机构杠杆率等一系列问题。其中最的典型的风险是,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部分企业会将不良信贷进行债转股,最终将风险再次转嫁给投资人。

  债转股的风险,与资产证券化的风险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在欧美等较为成熟的资本市场中,资产证券化所导致的问题已经凸显,美国的次贷危机就是典型的例子,次级贷款证券化的产品因其质量较差的基础资产,始终存在较大的风险隐患。

  2、兼并重组的风险

  企业兼并重组,让行业内经营较好的企业去兼并存在债务问题、经营问题的企业,甚至是“僵尸企业”,形成新的企业集团。这种方法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使濒临破产的问题企业“起死回生”,但是一旦出现风险,这些问题企业甚至会将集团内原本经营良好的企业拖垮。

  在2016年出现债务危机的东北特钢前身就是由多家钢铁企业重组而成,分别是抚顺特钢、大连钢铁集团和北满特钢集团。其中,抚顺特钢由于其特种钢生产一直保持着较为稳定的盈利,而集团内其他钢铁企业并没有抵御钢铁行业整体下行的能力,最终导致整个集团的破产。

  四、坚守公正评级,平衡信用资源,各界携手打破经济增速放缓的僵局

  工业企业债务危机的风险始终存在,新的金融产品层出不穷,金融界与实业界正共同携手,积极探索打破我国经济增长脚步放缓的局面。对于评级工作者,需妥善应对新形势下的各种挑战,肩负评级的责任与义务,同时协助新产品、新策略的开发:

  1、理性评估“慈父效应”

  作为评级工作者,在对国有企业进行评级时,要合理评估不同企业属性下,企业资产负债率对其偿债能力的影响,尤其是处于夕阳行业(如钢铁、煤炭等)的大型国有企业。对这一类企业外部支持的评估,是一个多重的信息不对称过程。企业不知道政府提供的外部支持上限,评级机构也无法得知这一复杂背景下的企业债务边界。如何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给予这一类企业一个正确、公正的评级,尚需深入探索。

  2、公正、客观的评级

  部分企业为了实现债转股或资产证券化,往往会向评级机构施压,或者采取分拆、打包等手段对资产进行包装。债转股和资产证券化在我国均处于起步阶段,评级机构对这一类产品的评级经验并不丰富。因此,在对相关证券进行评级时,要格外谨慎,从多方面、多角度对评级结果进行反复审核,在不受外界因素影响的前提下,尽可能给出公正、可靠的评级结果。

  3、推动信用信息的流动,倡导合理化的信用资源配置

  评级机构应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推动信用信息的公开,使资本市场对各类企业的债务上限和融资能力有更为清晰的认识,从而提升信用资本的流动性,实现整个资本市场信用资源的合理化配置。

  4、新产品、新策略的开发

  如何处理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偏高的问题,需要企业与金融工作者的共同努力,现行主流解决企业债务危机的方法还存在着一定的不足,亟需新产品和新策略,以及相应的配套政策。如若采用目前主流的债转股和兼并重组方案,则需要更加严格的监管制度和实施规则,来保障金融市场投资者的切身利益。

  评级工作者应充分把握其评级工作在金融市场中的重要作用,与各界共同探索解决企业债务问题的有效方法,研究实施各类方案的配套政策。(文/陈丽娜)

\